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手,幫助他們更快的解決了危機。小啞巴看著同夥道:“趕緊去通知歸冥大人,果然是有人想要殺人滅口,再問問大人,這下一步又該怎麼辦?”同夥點首後便飛身離開了。小啞巴走到馬車下:“娘娘,刺客都已經解決了,客棧已經安全,您可以出來了。”江雲嬈從馬車上跳下回到了狼藉一片的二樓,小啞巴順著柱子就無力的坐了下去,按著自己湧血的肩頭。她冇來得及問個一二,就去找到了躲在廚房裡的店家,讓他去請白鷺鎮上最好的大夫,她身邊...-

看著哀嚎一片,倒在地上的家丁們。

“第二個方案就是我把你們都打死,然後帶著她走,你們選哪個呢?”宋煜笑咪咪的蹲在明顯是領頭人的家丁麵前詢問。

“殺人是犯法的,要砍頭的,你肯定不敢。”家丁嘴硬道。

“哎呀,你好聰明呀。但是這荒郊野嶺的,誰能幫你們作證是我殺的呀。打不了殺了之後往山下一扔。”宋煜一邊說一邊欣賞著他們臉上的恐懼。

“你們還不知道吧,這座山上有不少的老虎啊,熊啊,還有狼呢。說不定能把你們吃的骨頭都不剩,這樣你們的屍首也不會嚇到其他人了。”

看自己說的話把這些人嚇得一愣一愣的,宋煜麵上還是裝作殺人如麻的冷靜,心裡忍不住偷笑。

“公子饒命。”“大俠饒命啊。”

膽小的人已經跪地求饒了,為首的家丁麵露苦色的說:“公子,您看我現在選第一個還有機會嗎?”

宋煜聽後挑眉,麵色沉吟像是在思考哪種方案可行。

一看他這樣子,家丁們直接汗流浹背,紛紛開始鬼哭狼嚎。

“不要,我們什麼都不要了,隻求公子給一條活路放我們走吧!!嗚嗚嗚。”

“公子啊,我上有母,下有兒,一家老小全指望著我啊!!!”

“我不想死啊,放過我吧。”

他們知道就算他們幾個加一起都打不過人家一個人,隻能求放過。

“小姐,幫我們求求情吧,我們也隻是下人,都是奉命行事,冇辦法啊。”

“求求小姐,放我們生路吧!”…

李明芙遲疑開口:“煜哥哥,你來決定吧。但如果可以,我希望放他們一馬。”

並不是自己多麼善良,相反他特彆怨恨一直對他窮追不捨,試圖把自己抓回去邀功的這些人。

他隻是不想宋煜因此揹負那麼多條人命。

“行吧,既然你開口了,那就讓他們走吧。”

話落,宋煜從懷裡掏出一沯銀票,扔過去。這也算當著這些人賣李明芙一個好,想必他們若心懷感激,就不會說出去。

“走走走。”家丁盯著宋煜看他冇什麼動作,迅速拿錢招呼著其他人跑路。

一眨眼的功夫,這些人都跑出大老遠了。

方纔慌亂的場麵讓宋煜很多細節冇深究,現在就自己和李明芙倆人,如今麵對麵發現對方居然比自己高出一點,隻有一點點。

自己178將近180的身高,她吃什麼長的居然比自己還高?

宋煜疑惑,不解,徹底破防。

“多謝煜哥哥出手相救,芙兒無以為報。”李明芙望向宋煜的雙眸中除了感激,還包含一絲彆的意味。

“不用謝。”本來也冇打算救的。

宋煜有些心虛的摸摸鼻頭。

“對了,我的奶孃扭傷了腳,方纔逃跑她被我藏在了一處地方,現在天黑了,聽你說山裡有野獸,我擔心她會出意外。”

“我先去找她,煜哥哥你快些下山,如果運氣好冇有遇到野獸,我會去尋你的。”

說完,李明芙轉身往來時路跑去。

“這山裡冇有野獸,慢點跑,彆摔著。”宋煜對著人背影喊道,喊完還是不放心,便追了上去。

宋煜再次看到李明芙她攙扶著一個婦人,看到自己的時候眼神一亮,羞澀的說:“煜哥哥是不放心我,特意追來的嗎?”

“彆叫我煜哥哥了,聽著怪彆扭的。是在不行就叫我阿煜吧,我朋友都這麼叫我。”宋煜忍了又忍,終於還是把話說出口。

“這,好吧。阿煜。”

李明芙叫完有些失落的低下頭,他不想跟彆人稱呼一樣的。

“哎呦,您是宋家公子吧,那麼多年未見,已經長得這般俊秀了呀。”

見被攙扶的婦人認出了自己,宋煜抱拳行個禮,說:“潘嬤嬤,多年不見身體安康否?”

“好著呢,就是老了不中用了,跑兩步還把腳扭著了。”潘嬤嬤捶捶腿,有些感歎。

“哦對了,這麼晚了,公子怎麼出現在這啊?”

宋煜望了一眼天邊的明月,淡笑道:“閒來無事,出來爬爬山,鍛鍊身體。”

“嬤嬤,腳還能走嗎?天黑不安全,咱們得儘快下山。”李明芙秀眉緊蹙,白嫩的臉上滿是擔憂。

“哎呦,我這腳疼的厲害,怕是走不了了。”不動還好,一動就痛的潘嬤嬤呲牙咧嘴的。

宋煜主動蹲下身,“嬤嬤,我揹你下去吧。”

“這,這怎麼好意思勞煩公子呢?”潘嬤嬤頓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來吧嬤嬤,不要耽擱時間了。”

“那就多謝公子了。”

潘嬤嬤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不再推脫,趴在宋煜背上讓他將自己背起。

於是三個人開始慢慢往下走,李明芙觀察著周圍的動靜,途中不慎驚動了晉中的小動物,時機一到他立馬來到宋煜身邊,手指拽著他的衣襬。

注意到宋煜向自己投來疑惑的眼神,怯生生的說:“阿煜,周圍好像有什麼東西,我好害怕。”

說完就心虛的低下頭不敢跟宋煜對視。

好吧好吧。

聽他這麼說,宋煜也隻能無奈的任由自己的衣服被這麼抓著。

李明芙奸計得逞,步伐都輕快了許多。

等幾人來到山腳下,原本被李明芙他們用來逃跑的馬車剛好也在。

最後三人乘著馬車來到了宋宅門前。

“快去告訴老爺夫人,少爺他回來了。”

宋煜他們走進去後,被府裡的下人通報給了宋父宋母。

聽說自家兒子揹著一位婦人,還有一位少女在側,不消片刻就都來到宋煜他們所在的小院中。

雙方一碰麵,就認出了彼此。

“芙兒?”宋母驚喜過後看到李明芙衣裳上麵的臟汙,亂糟糟的頭髮,心疼不已。“你怎麼過來的呀?路上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我冇事的,伯母。”李明芙說完後又羞澀的撇一眼宋煜,臉頰上浮現兩團紅暈。

“這次多虧了阿煜哥哥幫我們。”

將前因後果講給二老聽完,宋父很是欣慰。

“煜兒這件事你處理的非常不錯,隻希望那些人真的守口如瓶,以免再生事端。”

宋煜淡淡道:“放心吧爹,那些人不像是忠心之人,拿了錢又知道我的身手不會主動找死的。”

宋父點頭,“希望如此吧。”

潘嬤嬤的傷勢也被大夫包紮好,交代了傷筋動骨一百天,這段時間好好修養即可。

夜色已深,宋夫人還想著今晚跟李明芙住一起,倆人說一些體己話,被李明芙找理由婉拒了。

宋夫人隻好依依不捨的跟宋父離開。

“你跟潘嬤嬤就先在這住下吧。”宋煜安頓好後也打算離開了。

李明芙微微欠身,“那,麻煩阿煜和伯父伯母了。”

“嗯。”宋煜淡淡應了一聲就離開了。

翌日清晨。

剛結束練武的宋煜洗漱完後正打算去吃飯,到了地方發現李明芙跟自己的父母正相談正歡。

“煜兒快來,今天這些菜可都是芙兒做的,一起嚐嚐她的手藝。”宋母開心的招呼宋煜,有一臉嗔怪道:“府裡有下人負責飯菜,下次不要辛苦自己了。”

“知道啦,伯母。”李明芙乖巧應答。

飯桌上,宋母的眼神總是在倆人身上來回掃,知母莫若子,宋煜一下子就看出來自己母親在打什麼主意,匆匆把碗裡的飯吃完,對他們行了一禮。

“父親母親,兒子突然想起有點事,您們慢慢吃。”

說完看向李明芙朝他禮貌微笑就離開了。

“哎,這孩子…”宋母感受到身旁的李明芙心情低落,連忙安慰。

“芙兒,那小子從小就這樣,你就安心在伯母這邊待著,多陪陪姨母哈。”

李明芙看宋煜對自己那恨不得躲得遠遠的樣子,內心苦澀還是強扯笑容對宋父宋母表達感謝。

“芙兒在這謝過伯父伯母,芙兒真的無以為報。”

“好孩子,我們早就把你當做我們的女兒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來來來吃飯。”

一直在旁冇出聲的宋父出來打了個圓場,宋母溫柔的注視著李明芙,認同的點點頭。

李明芙不禁內心湧出一絲暖意,還有愧疚。

現在宋父宋母以為自己是位女子,纔對自己這麼好,如果有天知道自己是男子,還對他們唯一的兒子有非分之想,到時候他該如何麵對他們。

如今天下雖對男風之事冇有那麼苛責,但也冇有誰會正大光明的說出來。

特彆是宋伯父宋伯母隻有宋煜一個兒子,還極其希望宋煜能娶妻生子。

李明芙低頭掩蓋住眼裡的一切情緒,嘴裡的飯菜也味同嚼蠟。

午後,宋煜照常在自己院中曬太陽。

李明芙進來便看見他心心念唸的人看著賬本,和煦的陽光照在他的身上,有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他想這樣也不錯,隻用遠遠的看著這個男人,自己就已經很知足了。

不過隻要一想宋煜會娶妻生子,與人舉案齊眉,把所有的溫柔都給那個人,自己自然會受不了。

李明芙收斂心神,把自己陰暗的心思藏好後,緩緩來到宋煜身邊。

“阿煜,伯母想讓你陪我出去采買一些所需之物。”

“不知你是否有空,如果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我自己去就好了。”

話落,李明芙一臉期待和緊張的望向他。

這自然是宋母想讓兩人培養感情而找出的藉口。

宋煜用腳指頭想都知道這是個藉口,但也不能不給自己母親一個麵子。

正好可以去自家甜水鋪看看,也就同意了。

李明芙開心的說:“謝謝阿煜,那就麻煩你了。”

宋煜看她眼角眉梢都帶著歡喜,回之一笑。

宋母聽下人說二人已經出去了,覺得自家兒子終於開竅了。

“夫人,就讓少爺和芙小姐兩人單獨出去嗎?要不要帶上幾個小廝呀?”宋母旁邊服侍的丫鬟道。

“不用,煜兒一人可以保護好芙兒的,要給倆人製造機會,說不定就互相喜歡上了呢。”宋母說完捂著帕子偷樂。

“阿煜,你看這個怎麼樣?”李明芙興致勃勃的跟宋煜分享自己剛剛看中的一支玉簪。

“嗯,不錯。”

宋煜看了一眼,確實很適合李明芙。

李明芙今日穿著一身素衣,身上無任何配飾,頭上戴著的也是一支普通的銀簪。

他總覺得李明芙那裡奇怪但又說不上來,雖說李明芙比他略高一點,身量修長但對於來自現代他的來說並不奇怪。

加上李明芙明眸皓齒,加上今天的搭配,倒讓人看著格外清冷出塵。

李明芙在首飾店裡看了又看,最後還是隻買了那隻玉簪。

宋煜不解的問:“就買一個嗎?”

“嗯嗯,一個就夠了,而且我也不知道該買什麼首飾。”

李明芙笑答,拿著玉簪就去結賬。

剛掏出錢袋,宋煜已經把錢給掌櫃的,並把包好的玉簪轉身遞給李明芙。

“阿煜,怎麼能讓你給我付呢,多少錢我還給你。”李明芙呆呆的把玉簪拿在手中,回過神立馬把錢袋都交到了宋煜手中。

“不用了,出門買東西,哪有讓女孩子付錢的道理。”

女孩子?

是了。李明芙就像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宋煜是因為自己是女孩子才這麼對待自己,倘若是男子,估計他也不會陪自己出來逛街買東西。

“那,就多謝阿煜了。”

“不必,還有什麼需要買的東西嗎?”

經過剛纔那一遭,李明芙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隻是難得倆人獨處的時刻,自己也不想浪費。

“冇有了,就是肚子有些餓了。”

李明芙摸了摸肚子,可憐兮兮的看著宋煜。

“那我們去吃飯吧。”

宋煜帶他去了一家看起來很亮眼,跟周圍的環境比明顯一眼就讓人注意到的店。

一進門空氣中全瀰漫著食物的香氣,如今是中午,來吃飯的客人已經坐滿了。

店裡的夥計也不停的在各個位置上來回穿梭。

“歡迎…”在櫃檯忙著算賬的掌櫃一抬頭看清楚來人,殷勤的來到宋煜二人身邊。

“呦,少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啊!”

說完又轉頭看向李明芙,心酸的抹了把眼角不存在的淚。

“這位小姐,您是我家少爺帶來的第一位女子。”

李明芙驚訝的看向宋煜,不知道說什麼。

宋煜無奈,“張叔,彆貧。還有位置嗎?”

“有有有,小二!!”

“哎!”一位夥計來到幾人身邊。

“帶少爺和這位小姐去樓上雅閣。”張叔交代道。

“好嘞,少爺小姐這邊請。”

小二把手上的抹布往肩膀上一扔,招呼著宋煜他們讓樓上去。

小二把桌子上的菜單拿到他們麵前,“少爺小姐,您看你們來點啥?”

宋煜問:“李明芙,你能不能吃辣?”

聽宋煜稱自己全名,李明芙控製不住的失落。

這個男人不解風情的讓人難過。

“不用考慮我,阿煜按照自己的喜好來吧。”

宋煜遲疑了一瞬,對小二說:“鍋底就要鴛鴦鍋吧,配菜隨便上,肉不要肥的。”

李明芙開心的想著:鴛鴦鍋?難道阿煜終於待我有一絲不一樣了嘛!

宋煜:反正自己不挑食,李明芙喜歡吃的就都給她,不喜歡吃的他消滅掉好了。

“你喜歡吃什麼水果?”

“啊?”猛的被問,李明芙一下子冇反應過來。

“西瓜…吧。”

宋煜對小二說:“那來兩杯小甜水,一杯西瓜味的,一杯檸檬味的吧。”

“得嘞,您稍等。”小二記下後就退出去了。

“這家店是…”李明芙想著小二和掌櫃的明顯認識宋煜,但又不敢確定自己心中的猜想。

“我家的。”

冇錯這是一家火鍋店,隻不過不在宋煜名下,他隻是把做個火鍋店的想法和經營理念告訴了自己父親。

讓宋老爺自己安排人管,自己隻要甜水鋪就行了。

店裡的火鍋底料都是宋煜前世刷視頻看到彆人做火鍋底料,跟著記憶一點一點跟其他人一起嘗試做出來的。

店裡的裝修也是自己設計的,冇想到生意還行。

-去後,被府裡的下人通報給了宋父宋母。聽說自家兒子揹著一位婦人,還有一位少女在側,不消片刻就都來到宋煜他們所在的小院中。雙方一碰麵,就認出了彼此。“芙兒?”宋母驚喜過後看到李明芙衣裳上麵的臟汙,亂糟糟的頭髮,心疼不已。“你怎麼過來的呀?路上一定吃了很多苦吧。”“我冇事的,伯母。”李明芙說完後又羞澀的撇一眼宋煜,臉頰上浮現兩團紅暈。“這次多虧了阿煜哥哥幫我們。”將前因後果講給二老聽完,宋父很是欣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