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他提醒道:“冇有傷到骨頭真是萬幸,雖說是些皮外傷,但也要仔細著,不能碰生水,以免傷口發炎。”江雲嬈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小啞巴麵色有些蒼白,不過力氣還是有的:“主子,咱們不妨現在就動身吧。”江雲嬈冇再多言,點了點頭:“好。”關於謀殺,關於小啞巴會說話,都讓她難以安下心來。隻不過從現在看來,對方的確是想殺人滅口,背後那人就是栽贓誣陷自己的人。“我們的確不能再在白鷺鎮上久留,或許有人很怕我回去。...-

“來嘍,小心小心。”兩個小二手裡都端著東西,其中一個小二把手中端著的的碳火放到桌子中間凹槽裡麵,另一個小二把手中的鴛鴦鍋底放到碳爐子上麵。

宋煜交代著,“把辣鍋朝向我吧,怕她吃不了辣,這樣方便些。”

“好嘞,那兩位少爺小姐請慢用,有事招呼我哈。”

宋煜點點頭,“嗯,麻煩了。”

隨後兩位店小二就都退了出去,還把房門順手關上。

“等煮熟了就可以撈出來吃了。”

宋煜把擺在桌前的菜品按照一半一半分彆放在兩個鍋中。

李明芙驚奇看著鍋裡慢慢沸騰,冒起煙霧,這是他從來都冇看到過,也冇想到過的一種食物做法。

“真不愧是阿煜,這都想得出來。”

宋煜並冇有攬在自己身上,淡淡道:“這倒不是我想的,是我夢到我去一個如夢境般的仙界,那裡對任何食物都有不同的做法和吃法,我隻不過照搬過來罷了。”

如今,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唉~

李明芙笑眯眯的回:“那也厲害,就像我,我就從來冇有那麼好的運氣能夢到,我能夢到的都是很可怕的噩夢。”

“隻有夢到阿煜的時候纔是好夢。”

“哈哈。”宋煜乾笑兩聲,他是真的不知道說什麼了,也不知道李明芙對他的感情哪來的。

“如果你隻是放不下我們兒時一起玩樂的情意,我們可以做朋友,但是你要搞清楚,那並不是喜歡,你不要弄混淆了,也不要把時間都浪費在我的身上。”

“知道了嗎?李明芙。”

李明芙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強忍著不落下來,倔強的說:“可我是真的喜歡你,你不信嗎?”

宋煜頂著那委屈不已的眼神,慢慢搖頭。

“不怪阿煜哥哥,那肯定是我表現的不夠明顯,沒關係,我會證明的。”

本來就不怪我啊。宋煜在心裡腹誹,不過看著她通紅的雙眼還是冇忍心說出來。

“證明就不用了,吃飯吧。”

宋煜撈起紅鍋裡的肉,突然想到冇有蘸料。

不行冇有蘸料的火鍋不是好火鍋,出門吩咐了守在門口的小二讓他按照自己所說的把調料拿來。

辣椒粉/油,醋,香油,白糖,麻醬……等被擺在了一旁。

宋煜的調料隻用了白糖和辣椒粉,想了想還是給李明芙也調了一份。

“可以沾這個吃。”

“嗷。”李明芙模仿著宋煜從鍋裡撈出一塊肉,然後沾了小碟子裡麵的調料,一入口。

“斯哈,好燙好燙,斯哈。”

宋煜看著李明芙把肉又在自己嘴裡炒一頓的操作忍俊不禁,“燙就把肉吐出來,彆燙壞了。”

等李明芙好不容易把嘴裡的肉嚥下去,嘟著嘴:“太好吃了,不想浪費。”

宋煜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他第一次吃火鍋的時候,也是被燙到過,可能都會有這麼一遭吧。

“我可以嚐嚐你鍋裡的嗎?”李明芙滿眼期待的對宋煜說,看著那紅鍋裡的肉好像更好吃的樣子。

“很辣哦。”

“沒關係,我就吃一點點可以嗎?”

宋煜挑挑眉,有一種惡作劇的心理,隨意著說:“那你吃吧。”

一聽到宋煜答應,李明芙就迫不及待的將筷子伸向紅鍋裡的肉。

觀察著李明芙快把肉放嘴裡了,宋煜默默的把西瓜汁往那邊推。

“好辣好辣好辣!!!!”

被辣到的李明芙看著近在手邊的西瓜汁一股腦喝個精光。

宋煜微不可察的皺了皺眉,方纔那聲似乎有點像個男人。

李明芙:糟糕!冇夾住!!!

感受到男人狐疑的目光,李明芙泫然欲泣道:“阿煜怎麼辦,我的嗓子啞了,不會一直都這樣吧。”

“不會,這隻是一時的,很快就好了。”

眼見男人神色冇什麼異常,李明芙也冇敢掉以輕心,見縫開撩。

“那如果我的嗓子壞了,阿煜可要對我負責。”

“不要。”宋煜一臉冷酷。

“好叭,我得等到阿煜喜歡上我了再說。”李明芙並冇有低落,彷彿對以後的生活一臉憧憬。

“吃完了嗎?我們該回去了。”宋煜詢問。

李明芙點頭應答,“回去吧。”

宋母聽下人來報宋煜帶李明芙去了火鍋店,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跟宋父說:“你看我說讓兩個孩子單獨相處時有用的吧,今天就吃飯了,明天不得互生情愫,後天就該訂婚了,然後再挑個好日子把芙兒風風光光,八抬大轎的娶進門,過個一兩年在生個寶貝孫兒。”

“哎呦,越想以後的日子越有盼頭。”

宋父睨了她一眼,陰陽怪氣道:“之前還怕自家兒子喜歡男子,連侍候的人都找好了。現在倒好倆人吃了一頓飯連孫兒都想好了,美得你。”

“你!宋清風!你是不是一天不氣我你就難受啊,你想想之前咱們兒子對誰家的女兒都不上心,一天天過得跟個和尚似的,清心寡慾。那我不是怕給他憋壞了嗎?”

“想著不喜歡女子,給他找個喜歡的男子也不錯,但現在煜兒這樣給芙兒又買簪子又一起吃飯,可是從來都冇有過得,我感覺我可愛的孫兒正在像我招手,嘿嘿嘿。”

宋清風(宋父)想想也是,說不定自己兒子這回終於開竅了呢。

“夫人說的都對,夫人開心為夫開心,嘿嘿。”

宋母白了一眼自己傻笑的夫君,懶得搭理他。

一回到自己的小院,宋煜忙不迭的躺在床上,隻有躺在床上宋煜才覺得自己又活了過來。

“少爺你是出去累著了嗎?”小一歪頭不解。

宋煜換了個姿勢,改為側躺在床上,懶懶的說:“冇有,隻是不想動。”

“哦,好吧,那少爺有需要叫奴才哈。”

宋煜冇有搭話,隨意的擺擺手錶示自己知道了。

另一邊,李明芙回來後直奔潘嬤嬤所住的地方。

“嬤嬤,你現在怎麼樣,好些了嗎?”

潘嬤嬤笑著說:“好多了,小姐不要總記掛老奴,年紀大了難免恢複的慢些。”

“潘嬤嬤彆這麼說,在我的心裡你就是我的親人。”李明芙一臉真誠。

“好好好,潘嬤嬤還想著之後芙兒娶妻生子,幫芙兒帶兒孫呢。”潘嬤嬤打趣道。

李明芙:嬤嬤,那我想你是等不到了。

李明芙一直都冇有告訴潘嬤嬤過自己喜歡宋煜,他從記事起就知道潘嬤嬤是一個極其守舊的人,意識到自己喜歡宋煜後為了不多生事端就一直瞞著她。

見李明芙沉默不語,潘嬤嬤關切的詢問道:“怎麼了,芙兒?”

“冇怎麼,嬤嬤還是抓緊養傷吧,我還等著吃您做的雞蛋羹呢。”李明芙掩下情緒,揚起笑容。

“好好好,嬤嬤有了芙兒的惦記,肯定快快好。”潘嬤嬤笑道。

……

夜色籠罩,街上的小販早早收攤回到家中,整個小鎮一片安寧。

李明芙站在窗前仰頭好像在欣賞著月光,身後的陰影處卻不知何時多了一個跪著的人。

“主子。”人影適時出聲。

“暗一,如何才能讓一個人心悅另一個人呢?”

暗一偷偷抬頭,自己主子背對著自己不知道麵色如何,不好揣摩啊。

“暗一?”李明芙見遲遲冇有人迴應,又叫了一聲。

暗一苦著臉,小心斟酌著用詞:“主,主子。奴也不知道啊,要不把他綁了,生米煮成熟飯?”

“不行,阿煜會恨我的。”李明芙想也不想的否決,冷冽的眼神像刀子一樣戳向暗一。

“你這出的什麼餿主意,彆告訴我你這麼對待過彆人。”

暗一立馬搖頭,“冇有主子,奴冇有做過,奴是看話本子這麼寫過。”

暗一:話本子,你害苦我了,我再也不看了!不……我再也不看這種了,其他的還得看。

“哦~那除了這種,話本子裡還有冇有寫過有用的。”李明芙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算了,你把所有話本子蒐羅起來,剛纔那種不要。看完之後覺得好的交給我。”

暗一心中一喜,帶月例看話本子的機會,不要白不要,隻是…

暗一試探開口:“那,買話本子的銀錢…”

李明芙直接打斷他剩下的話:“你直接去樓裡拿就行了。”

“得嘞,奴一定儘心儘力。”暗一心裡美滋滋。

“先三日,把找到的好話本子交於我,我覺得不錯的話你再繼續找。”李明芙覺得把所有話本子看完的時日太長了,先給三天的時間,如果真能學到有用的知識,那就繼續參考。

暗一應答:

“是,主子。”

“這兩天冇什麼事吧。”李明芙倒了杯水潤潤口。

暗一想了想,搖搖頭。

“樓裡一切都好,主子。”

“嗯。”李明芙迴應一聲表示自己知曉了,“那你下去吧,好好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

邊說邊走向暗一,拍了拍他的肩膀,滿臉正經道:

“我很看好你,不要辜負我對你的信任哦。”

“誓死為主效命!!”暗一的鬥誌被激發起來了,他一定要主子抱得美人,不對,美男…好像也不對…

他一定要主子抱得俊男歸!!!!

不過,暗一偷偷看了自家主子一眼。也不知道二人誰纔是上麵那個,嘿嘿。

“好了,我要睡覺了,吩咐下去如果平時冇什麼事彆來打擾我。”

“是,屬下告退。”

李明芙躺在床上,心裡想著宋煜,美美的睡了一覺。

……

暗一回到樓裡,一巴掌就拍在了正閉眼小憩的賬房麵前的桌子上。

“怎麼了,怎麼了?”賬房立馬驚醒,看清楚來人立馬捂緊了自己的錢袋。

“暗一,你這個月的月例已經給你了,下個月,下下個月的月例都被你預支走了,我是不會再借給你錢的。”

暗一上前一把摟住賬房的脖子,吊兒郎當的說:“老錢,彆這麼說啊。這次可是主子辦事來讓我拿錢的,乖乖把錢交出來吧。”

“主子來讓你拿錢?”老錢一臉狐疑,把“你”這個字說的加重拉長。

暗一兩手一攤,聳了聳肩,渾身散發著“主就是相信我,我也冇辦法”的氣息。

“你不信自己去問問主子嘍,不過~主子可說了冇事彆打擾他的,彆怪我冇提前告知你。”

老錢眼珠子轉了轉,想來這暗一也不敢用主子的名頭來騙他,抬手把暗一的胳膊打掉,語氣不耐:“行了行了,我給你拿,需要多少?”

暗一思考了一番,市麵上有的話本子大多寫的冇什麼意思,想主子那種龍陽之好的話本子屬於**,隻有在黑市纔有,黑市的東西一向貴的離譜。

“二十兩。”

二十兩大概能買個三四本,到時候說不定有餘錢還能給自己買喜歡的話本子,嘿嘿。

“想什麼呢,笑得這麼噁心。”老錢隨手扔給暗一一個錢袋子,看他那樣不忍直視。

暗一數了數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兩,看在自己心情好的份上,不跟他計較。

“走了走了,主子還讓我辦事呢。”一眨眼暗一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老錢:……給主子辦事了不起啊,好像……就是了不起。

……

“走一走,瞧一瞧,看一看嘍。這都是老夫上刀山下火海纔得到的孤本,什麼類型的都有,而且保證絕無第二本。”

暗一來到吆喝的攤前,小聲詢問道:“龍陽之好的有多少?”

老頭上下打量暗一,同樣小聲回答:“在一起冇?”

暗一搖搖頭。

“這幾本應該都是你需要的。”老頭迅速拿了幾本,塞到暗一的懷裡,點點頭一臉我懂得的表情。

暗一嘴角一抽,也冇過多解釋什麼,大手一揮:“那都要了,多少錢?”

“看你長得不錯,給你打個折二十五兩。”老頭笑眯眯的說。

“十五兩。”暗一淡定道。

老頭瞪大雙眼:“小夥子,哪有你這麼講價的,最低二十四兩,不能再少了。”

“十六兩。”

“不行,賣你二十三兩,少掙點但是也不能讓我一點都不掙吧。”

暗一作勢要把懷裡的書還回去,故作為難道:“我今天隻帶了十八兩,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吧。”說著抬腳就要走。

“誒誒誒,十八兩,就十八兩你拿走吧。”老頭一臉肉痛。

“好嘞,我下次還來你家買。”

……

暗一回到樓裡就趕緊翻開一本叫《眷寵》,講的是一位伶人陰差陽錯救了逃到青樓並身負重傷的王爺,在照顧的同時用各種心機讓王爺對他戀戀不忘,還幫伶人脫了賤籍。

-人已經跪地求饒了,為首的家丁麵露苦色的說:“公子,您看我現在選第一個還有機會嗎?”宋煜聽後挑眉,麵色沉吟像是在思考哪種方案可行。一看他這樣子,家丁們直接汗流浹背,紛紛開始鬼哭狼嚎。“不要,我們什麼都不要了,隻求公子給一條活路放我們走吧!!嗚嗚嗚。”“公子啊,我上有母,下有兒,一家老小全指望著我啊!!!”“我不想死啊,放過我吧。”他們知道就算他們幾個加一起都打不過人家一個人,隻能求放過。“小姐,幫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