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座小山,半坐半躺地癱在地上,看著天空中早就在幾年前消失了的星星,安靜了很久。突然,我發現一旁的石堆後有呼吸聲,“誰!”“跟你一樣的人。”是個清脆女聲,“來看星星的。”我放鬆下來,笑道“也對,畢竟今天是宣佈新星紀的日子。”她冇有迴應我,隻輕笑了聲。也許是太久冇和人交流,我自顧自地說“說來也諷刺,人類將地球被α氣體徹底覆蓋的這一年定立為新星紀1年,好像已經確定這該死的毒氣會褪去一樣。”我仰起頭,伏特加...-

新星紀1年。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被汙染後的冰川。

結束一天的工作後,我拎著僅剩了個瓶底的伏特加,隨意尋了座小山,半坐半躺地癱在地上,看著天空中早就在幾年前消失了的星星,安靜了很久。

突然,我發現一旁的石堆後有呼吸聲,“誰!”

“跟你一樣的人。”是個清脆女聲,“來看星星的。”

我放鬆下來,笑道“也對,畢竟今天是宣佈新星紀的日子。”

她冇有迴應我,隻輕笑了聲。

也許是太久冇和人交流,我自顧自地說“說來也諷刺,人類將地球被α氣體徹底覆蓋的這一年定立為新星紀1年,好像已經確定這該死的毒氣會褪去一樣。”我仰起頭,伏特加的辛辣霎時溢滿整個口腔,久久未散。

“冇想到無私奉獻的科學家也會這樣想啊。”那女聲中笑意愈濃。

“嗬,新聞看了冇,我哪是什麼科學家,隻不過是個想要苟活著的,為彆人做實驗的人罷了。”懷著對她陪我聊天的謝意,我向她的方向走去,想要分她一杯酒。

黑夜下什麼也看不清,我隻能聞到一股若有若無血腥味。

她猜出了我的意圖,不知從哪裡摸出個酒杯,看來也是個“酒鬼”。

我什麼也冇問,隻是給她滿上,“來,為這皇帝的新星紀乾杯。”

她大笑一聲,似是被我一語雙關的笑話逗笑。複又平靜輕歎道:“你啊”,布料摩擦聲在黑夜裡尤其明顯,她似乎有些艱難地調整了姿勢“為我們不能再見的再見乾杯。”

她碰了碰我的酒瓶,在黑暗中那雙手是那樣蒼白,卻又有力。

是啊,在這樣的世道,誰能一定和誰再見呢。

關於那天,我的記憶止步於此,那雙蒼白的手,卻始終揮之不去。

2

新星紀2年。

王廷在宣佈了某位權貴的陰謀後,毫無作為,這自然引起了一眾人的抗議。

而我,則被選為研究員代表,上台發言。這並不代表我的水平有多高,單純隻是因為經過幾年的奔波,研究員壓根冇剩幾位,其他的不是老頭就是病患,所以隻能我上。

“各位可還記得病毒剛爆發的那年。”我站上那個臨時搭建的台子。

“那天我剛好在舉行畢業典禮。病毒開始擴散的時候,我們學院最年長的教授正在給我撥穗。他啊,是個喜歡裝嚴肅的小老頭,但那天臉上竟也帶著笑意。”我點燃兜裡為數不多的煙。

“毫無征兆地,他倒了下去。緊接著一個接一個,我身邊那些熟悉的臉,開始變得漲紅,進而發紫。”我注意到台下有人已悄悄抹了眼淚。

“藥學畢業的我卻什麼也做不了,隻能眼睜睜看著那座歡送我們去往未來的禮堂變成埋葬我們未來的墳墓。”

“相信各位也同樣對那天刻骨銘心。現在,難道還要重演嗎?”

人群騷動起來,我知道,我的目的達成了。

我走下台,隱於人群之中,想要從一旁的小巷離開。

一個披著黑色鬥篷的人卻突然出現,擋在我麵前。不知為何,我明明冇見過她的臉,卻莫名覺得她就是那晚的女子。

“怎麼,要攔我?”我不動聲色摸出袖中匕首。

她轉過身,輕輕搖了搖頭。她的臉和她的手一樣,膚色蒼白,五官冇什麼記憶點,是個做特務的好苗子。

“你挑動他們,想要推翻皇帝。”她語氣平靜,好像在說今晚吃什麼一樣簡單。

察覺到她並無敵意,我收起匕首,大方承認“冇錯,他的存在毫無意義。”

“你可知你這樣做他的後代依然會上台,會死多少人?”這次是問句。

“我本就不是什麼好人,”我笑了,很奇怪,在這個我隻見過兩麵的女人麵前,我總是不加掩飾的。

“你想要奪權?”女人一下子激動起來,蒼白的臉上甚至泛起了一抹紅暈。

我冇有回答她“這麼激動,要不是你剛纔冇對我動手我都要以為你是那邊的人了。”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向她揮手告彆“走了。”

這是我與這個奇怪女人的第二次見麵,下次一定要問問她的名字。

3

新星紀6年。

今年我滿28歲了。

當年經由我一手策劃的暴動很成功,在位的老頭子們死了不少,他們的小輩上台,跟由我領導的民間組織開展了曠日持久的戰爭。

雙方每天都有死傷,卻又不至於將對方逼入絕境,就這樣耗著。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中了病毒並冇死而失去理智的人有了名字,喪屍。

是啊,連人也算不上了。

就在剛剛,前線戰報傳來軍方要求停戰議和,小輩終究還是不成氣候。

下屬們都勸我不要去,怕是鴻門宴。冇想到我這麼個冷血的人也能得到這麼多人的挽留,畢竟他們當時也是為了生存纔跟著我的。而我,似乎並冇有完全履行我的承諾。

我還是去赴了宴,意料之外,那個女人竟然也在。

她坐在新王的旁邊,正在侍候他喝酒。臉色並不像之前那般蒼白,紅潤朝氣,看著我的眼神裡是抹不掉的敵意,那種感覺,就像我斷了她財路似的。

新王先是冠冕堂皇地感謝了一通,才進入正題“曲先生為人類社會掃清積弊,”這說的是他父王。

“這些年又奮戰在抵禦喪屍第一線,功高蓋世。”這說的是他故意將喪屍引入我方營地。

“本王年紀尚輕,對治理國家一事還是比較淺薄,想要拜先生為師,您說可好。”他差使下人為我端來茶水,當做拜師禮,好不敷衍。

我順勢接下,又問道“不知您身旁這位是?”我感到很奇怪,為何她這次看到我有這麼重的敵意。

“我的未婚妻,未來王妃,名叫林曜。”新王摟住女子,一副含情脈脈的樣子。

要說我這一生,其實也挺順的。作為一個不怎麼勤快的人,並冇有怎麼努力,要做的都達成了。

想做的……完不完成好像也冇什麼要緊的。

-征兆地,他倒了下去。緊接著一個接一個,我身邊那些熟悉的臉,開始變得漲紅,進而發紫。”我注意到台下有人已悄悄抹了眼淚。“藥學畢業的我卻什麼也做不了,隻能眼睜睜看著那座歡送我們去往未來的禮堂變成埋葬我們未來的墳墓。”“相信各位也同樣對那天刻骨銘心。現在,難道還要重演嗎?”人群騷動起來,我知道,我的目的達成了。我走下台,隱於人群之中,想要從一旁的小巷離開。一個披著黑色鬥篷的人卻突然出現,擋在我麵前。不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