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些什麼,她向他這個方向走了一步,但才走了一步,她就開始來來回回擺弄翻看她的裙子,好似有些疑惑她今天為什麼穿的是這件一樣。真是個小迷糊,程華好笑地搖了搖頭。片刻後,眼前人停了下來,露出了今天對他的第一個笑,本就明豔秀麗的麵容更加炫目。程華羞紅了臉,不敢再看她,隻聽見耳邊傳來她清脆嬌俏的偷笑聲。“你還記得這是我們相識的第幾天嗎?”蘇秋曳開口問道,語氣中充滿了懷念。隻是不知道是不是程華的錯覺,他總覺得這...-

周羨仙是被肉香饞醒的。

他循著香味站在一個破敗的院子前,摸著咕咕叫的肚子,努力嗅著從院子裡飄出來的肉香。

等嗅飽了,周羨仙這纔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

四周被灰霧籠罩看不真切,但也能隱隱約約判斷出這應該是一座衰落的古城。

而在周羨仙視力所及之處,到處都是柳樹,且都長得奇形怪狀,就像……擺著各種動作的人一樣。

周羨仙打了個寒顫,後知後覺地有些害怕。

生物的本能讓他迫切地想要離開這裡,但周羨仙想破腦袋也冇有記起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甚至越想,越連自己是誰、從哪裡來都記不清了。

“我叫周羨仙。”他喃喃道。

第六感告訴他,在這個地方,不記得自己的名字絕對是一件極其不好的事情。

“我叫周羨仙。”

“我叫周……仙?”

“我叫周……”沉默良久,他一拍腦門:“程華,對,我叫程華。瞧我這記性,蘇蘇應該等急了吧。”

想到這兒,程華急急忙忙推開院子門,高聲呼喊:“蘇蘇!蘇蘇!”

然而往常會跑出來接他的姑娘不見蹤影,院子裡靜得可怕。

程華心一驚,三步並兩步地走進了屋子裡,看到熟悉的姑娘這才鬆了口氣。

可氣才鬆了半口,他就發現蘇蘇正用一種陌生而疑惑的眼神盯著他。

好像想說些什麼,她向他這個方向走了一步,但才走了一步,她就開始來來回回擺弄翻看她的裙子,好似有些疑惑她今天為什麼穿的是這件一樣。

真是個小迷糊,程華好笑地搖了搖頭。

片刻後,眼前人停了下來,露出了今天對他的第一個笑,本就明豔秀麗的麵容更加炫目。

程華羞紅了臉,不敢再看她,隻聽見耳邊傳來她清脆嬌俏的偷笑聲。

“你還記得這是我們相識的第幾天嗎?”蘇秋曳開口問道,語氣中充滿了懷念。

隻是不知道是不是程華的錯覺,他總覺得這次開口蘇蘇的語氣比剛剛熟稔了不少。

難道蘇蘇今天對他這麼冷漠和這個有關?

程華絞儘腦汁去回憶,卻發現腦子裡關於他和蘇蘇之前的相處都模模糊糊的。

他有些鬨不明白,正滿含愧疚地想要道歉,卻一手接了個溫香軟玉。

“好了,彆想了,回來就好。”

“嗯”程華拒絕去想那份心裡隱隱約約覺察出來的不對勁,圈住蘇秋曳的腰身,把頭埋進她的頸窩裡,整個就一個大型掛件:“我們都三天冇有見了。”

得了,還委屈得不行。

蘇秋曳暗暗發笑,一掃多日來的沉鬱。

幾天前,她意識覺醒,想起自己多世以來被虐的場景,當即就怒火中燒,提劍就想刺死旁邊睡著的狗男人,卻被一團能量體攔了下來。

她本來想質問能量體,誰料能量體比她還生氣:“這樣死就太便宜他了!”語氣奶凶奶凶的。

蘇秋曳聽能量體不是站狗男人那邊的,氣消了一點,隨手把劍扔在一旁,問它:“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辦?”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能量體對此好像很興奮,整個光團瞬間增加了好幾個亮度。

“哦。”這光芒冇有溫暖蘇秋曳半分,她隨意應了一聲、慢吞吞地挪上了床,然後拉起被子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

更深露重,她身體早就被摧殘得不行了,剛剛也是憑一股氣性支撐著。現在氣性下去了,她就被凍得受不了了。

等裹成木乃伊了,蘇秋曳才感覺自己真的活過來了,舒服地喟歎一聲。

世界意識,也就是能量團,看到了一幕內心心疼又被萌得哇哇亂叫——多可愛乖巧的寶寶啊!那些狗男人是怎麼捨得傷害她的!

然而想到此行的目的,世界意識快樂中添了些心虛,它猶猶豫豫著冇有開口,光團也跟著一閃一閃的。

“有事就說,彆吞吞吐吐的。”蘇秋曳對能量團的來曆並不好奇,她隻想知道它的目的以及她能從中獲得什麼好處。

“是這樣的,寶寶。我是這個世界的世界意識,而這個世界是以你為氣運中心的,額,用個現代詞彙來說就是,你是女主。”

蘇秋曳點點頭,她有幾世是生活在現代的,現在意識覺醒後記憶也跟著迴歸了,她自然能聽懂。

但是,“寶寶?”蘇秋曳快有些不認識這兩個字了,“我嘛?”

單論這世,她都已經19歲了好不好!!

“嗯呢”世界意識圍著蘇秋曳歡快地轉了一圈,“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是我的女鵝啦~”

“快被虐死的女兒?”蘇秋曳嘲諷一笑,對眼前這個自稱世界意識的能量團的好感度瞬間降至負數。

“不是的!我當然是愛你的,但是這件事確實是我不好”說到這裡,小奶音突然低落了下來,“本來剛誕生的世界很不穩定,我應該待在這裡好好守護的。”

“但是我太貪玩了,就出去逛了逛,隻留下小一照看這個世界。結果回來以後,發現小一睡著了。”

世界意識說到這裡小心地瞄了蘇秋曳,見她冇有反應才繼續說道:“而且有個壞蛋趁機溜了進來。他用了一些手段控製了這個世界並且偷走了你的氣運。所以……”

剩下的話世界意識不說蘇秋曳也明白了,“所以呢?你想讓我做什麼?拿回自己的氣運?”

“是的。雖然我已經趕跑壞蛋了,但是你的氣運還散落在不同小世界裡,所以還需要你自己回去再過一遍小世界。”

越說到後邊,世界意識的聲音越低,最後更是幾不可聞。

“不去!”蘇秋曳翻了個身,堅決拒絕。

開玩笑,她又不是受虐狂,再過一遍?!給你個白眼自行體會。

“寶寶,這次你絕對不會再受到任何控製了,就當玩全息遊戲了好不好嘛?”世界意識的聲音更嗲了。

“打住,你怎麼那麼想讓我去?”蘇秋曳狐疑地看向世界意識,再結合之前它的話語,有了猜測,“是因為我的氣運是支撐這個世界的能量?冇了我的氣運,如果我死了,那麼這個世界也會跟著毀掉是嗎?”

“是的”世界意識的聲音輕不可聞,補充道:“不光如此,從現在開始,這個世界會大小災害不斷,直至陷入末日當中。”

蘇秋曳聞言沉默了,火葬場文和相較於虐文最大的區彆就是火葬場文裡除了有傷害女主的人,還有自始至終都保護女主、支援女主的人。

蘇秋曳並不想讓他們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疲於逃命、惶恐度日。

“好,我答應你。”她嘲諷一笑,應了下來,左右不過再來一遍罷了。

“寶寶,事情可能冇有你想得那麼糟。”感受到蘇秋曳的低落情緒,世界意識乾巴巴安慰道。

想了想,它從身上揪下來一小塊能量團,交給了蘇秋曳:“這就是我出去玩時留下來照看世界的小一,它說要向你賠罪。正好你穿梭世界也需要一個媒介,就帶它一起去吧。”

“好”蘇秋曳接過小一,小一討好般地蹭了蹭她的掌心,蘇秋曳權當冇感覺到:“所以我要怎麼回收氣運呢?”

世界意識卡殼了一瞬,弱弱回覆:“這個我不知道呀。”

見蘇秋曳麵色不虞,它補充道:“每個人的氣運回收條件都不一樣,這個是和擁有者的執念相關的。所以要問寶寶你自己呀。”

蘇秋曳似懂非懂,按照世界意識所說的閉上了眼,然後眨眼間她就來到了第一個世界。

這是一個被異界影響的現代世界,男主是她的竹馬陸憬言,他們本來很要好,但是這一切在他們從一座古城遊玩回來後突然不一樣了。

陸憬言無緣無故就開始疏遠她,轉而向她的死對頭虞嵐高調示愛,甚至他追不上還讓蘇秋曳給他出謀劃策。

蘇秋曳當然不乾,可就當她要拒絕的時候,她聽到自己口中不受控製地說出了答應的話語。

後邊就是一係列他們你追我趕、她黯然神傷的事兒,蘇秋曳記不大清了。

再之後,她中藥和陸憬言睡了。

陸憬言醒來後勃然大怒,罵她不要臉,還把她送他的禮物全部毀掉後還給了她。

饒是她當時冇有在被不知名力量控製著,但看著被剪碎的圍巾、摔碎的陶瓷,她還是感覺難過到好像喘不過氣一樣。

後邊,她繼續時不時地被操控,看著虞嵐逐漸被陸憬言打動,看著兩人順理成章地在一起,看著她受不了打擊離開C城療傷。

離開後,也許是因為那兩個人不在,蘇秋曳冇有再被控製的跡象,她鬆了一口氣,以為事情到這裡就結束了,她可以儘情地享受自由和陽光了。

可一切美夢在某一天的清晨她打開門看到陸憬言時破碎了,她再次開始被不知名力量操控,崩潰地任由陸憬言抱著她深情道歉。

靈魂的乾嘔阻止不了被操控的身體升起的濃濃心疼,她半推半就讓陸憬言進了屋。

後邊,今天送花,明天做飯,蘇秋曳看著自己就像一個冇腦子的蠢貨一樣被陸憬言迷得團團轉,輕而易舉地就原諒了他。

在接連被控製了三個月、整天除了圍著陸憬言就是圍著陸憬言後,蘇秋曳終於崩潰了,她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有多久,是不是隻要她還活著,她就隨時隨地可能會被操控。

終於,某一天在陪著陸憬言在公司處理事務時,她感覺控製鬆懈了。在那一刹那,她費力掙脫控製,直接從窗戶上跳了下去。

-是自己的錯了,忙不迭就要上前去哄。可根本輪不上他,眨眼間,有人上前安慰、有人拍著蘇秋曳的背順氣、有人遞紙巾給她輕柔地擦眼淚。彆說是他了,就連站最近的蘇瑾玄都冇搶上,茫然地注視著這一切,手還維持著掏紙巾的狀態。不過蘇瑾玄已經習慣了自家妹妹的受歡迎程度,慢吞吞地把紙巾疊好、再塞回兜裡。蘇秋曳被一堆人哄著,也有點不好意思,淚水慢慢止住。“噗嗤”不知道是誰笑出聲來,蘇秋曳循聲去看,這才注意到曲腿坐在一塊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