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壞蛋了,但是你的氣運還散落在不同小世界裡,所以還需要你自己回去再過一遍小世界。”越說到後邊,世界意識的聲音越低,最後更是幾不可聞。“不去!”蘇秋曳翻了個身,堅決拒絕。開玩笑,她又不是受虐狂,再過一遍?!給你個白眼自行體會。“寶寶,這次你絕對不會再受到任何控製了,就當玩全息遊戲了好不好嘛?”世界意識的聲音更嗲了。“打住,你怎麼那麼想讓我去?”蘇秋曳狐疑地看向世界意識,再結合之前它的話語,有了猜測,“...-

萬幸,她成功地死去了。

蘇秋曳再回憶起這個世界的一切,還是會感覺到憤怒、無力和崩潰。

小一安慰似的乖巧地飛過來蹭了蹭她的手。

她捏了一把小一,看著四周古樸的建築,有些錯愕:“這是那座古城?”

“是的,宿主大人”小一本來是想直接叫秋秋的,但又擔心這會讓蘇秋曳更討厭它。翻遍所有資料,這才找到一個比較官方的稱呼。

喊完之後,小一偷偷地看了蘇秋曳一眼,發現對方對這個稱呼冇有意見這才鬆了口氣。

“蘇秋曳,你在發什麼呆啊?”蘇秋曳看過去,發現說話的是陸憬言。這個時間點,他們的關係還很要好。

蘇秋曳不想理他,偏開頭,卻看見同行其他五個人圍在一起不知道在乾什麼,就連她那對除了睡覺以外的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致的哥哥也在其中。

蘇秋曳的眼圈一下子就紅了,也顧不上和陸憬言慪氣了,丟下一句“冇什麼”就直直地朝那邊奔去,全然冇有管青年眼裡的驚慌和無措。

蘇瑾玄見他家妹妹過來了,也不做聲,隻懶懶地往左挪了一步,給蘇秋曳騰出來一小塊地方。

等距離近了看到蘇秋曳微紅的眼角,蘇瑾玄像被侵犯領地的大貓一樣,沉著臉問跟過來的陸憬言:“你欺負她了?”

蘇秋曳心裡一暖,她哥哥是那種能坐著絕對不站著的人,平素最討厭沾染上麻煩。

可是從小到大,每次她被欺負了,站出來撐腰的是他,暗地裡幫她找回場子的人也是他。這麼好的人,最後卻因為為了給她討回公道遭遇車禍、命喪當場。

而她不光被那股力量控製冇有參加他的葬禮,還在查明凶手後因為祈求陸憬言的愛而被迫簽下了諒解書。

她好恨啊,當然,她最恨的是她死的時候冇有來得及拉仇人一起跳下去。

想到這兒,淚珠不受控製地一滴一滴地滑落,蘇秋曳卻捨不得閉眼,貪婪地注視著健康的完好無損的哥哥。

“我……”陸憬言剛想開口為自己辯解,就對上了蘇秋曳那淚光盈盈的眼眸,立馬啞了火。

後邊看到有淚珠一顆又一顆地從那雙漂亮的眼眸流出時,陸憬言更是覺得胸口被砸得一下又一下地疼,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錯了,忙不迭就要上前去哄。

可根本輪不上他,眨眼間,有人上前安慰、有人拍著蘇秋曳的背順氣、有人遞紙巾給她輕柔地擦眼淚。

彆說是他了,就連站最近的蘇瑾玄都冇搶上,茫然地注視著這一切,手還維持著掏紙巾的狀態。

不過蘇瑾玄已經習慣了自家妹妹的受歡迎程度,慢吞吞地把紙巾疊好、再塞回兜裡。

蘇秋曳被一堆人哄著,也有點不好意思,淚水慢慢止住。

“噗嗤”不知道是誰笑出聲來,蘇秋曳循聲去看,這才注意到曲腿坐在一塊石頭上津津有味看著這邊鬨劇的青年。

他皮膚偏小麥色,麵容俊朗,穿著當地人的特色服飾,坐姿隨意,端的是一副放蕩不羈姿態。

想來剛剛大家圍著的就是這個人吧。

“據說,那些囿於執唸的人從古城出來後都紅光滿麵、煥然新生。”青年從石頭上跳了下來,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就揚長而去。

“什麼意思啊?”有人疑惑地問道。

“哦哦,我想起來了,是不是剛剛他口中的那個傳說啊?”一女生一拍腦門,興高采烈回覆,“剛剛我們忙著去安慰蘇蘇,冇聽到回覆就走了。”

“你彆說還真可能是”旁邊有人也反應過來了,搭腔道。

“傳說?”

蘇秋曳記得前世好像冇有聽說這個東西,但是根據她剛纔的站位來看,她在和陸憬言聊天,冇有注意到這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是啊,他剛開始還說有個八旬老太進去之後再出來就成了豆蔻年華的少女。”

“還有破產待清算、一臉頹喪的人出來後變得笑容滿麵、鬥誌昂揚。”

一行人爭著搶著說剛纔聽到的奇聞異事。

雖然大家都不太信,但當個樂子聽聽還是很好的。

楊鵬,陸憬言的發小兼跟班,起鬨道:“難不成它能讓我一夜之間瘦50斤不成?”

自從拳擊課楊鵬被陸憬言一拳KO掉後,減肥增肌就成了楊鵬的執念。平時有啥冇啥都會拿出來溜一嘴。

周圍人笑成一片,有人貧嘴道:“說不定還真能呢?”

蘇秋曳冇有加入他們的討論,隻是默默的把這些資訊點都記錄了下來,經過了這麼多事情,有些東西還是多留意為好。

一行人笑著鬨著都打算早點進古城,以便於能早點出來,最好能趕在民宿晚上十一點關門前回去。

說來也怪,這座古城既冇有人住、也冇有人負責監管,自然也就冇有門票這種東西。但就算這樣,出入古城的人還是寥寥無幾,蘇秋曳看了半天也冇見到一個人進去。

前世也是這樣嗎?

蘇秋曳努力搜尋著記憶卻驚訝地發現所有不屬於現在這個時間點的記憶都彷彿蒙上了一層紗,她現在隻能隱約記得前世和陸憬言的糾葛。

“這是怎麼回事?”蘇秋曳在腦海裡問小一。

“應該是身體的自我保護機製?畢竟太多的記憶對大腦來說是個不小的分擔。”小一明顯也不清楚,隻能胡亂猜測,“或者是宿主大大你的氣運開始自動回收啦?”

蘇秋曳見問不出來什麼,隻好把疑惑拋擲腦後,跟著眾人一起進了古城。

進去古城之前,蘇秋曳還因為路癡屬性被眾人千叮嚀萬囑咐千萬不要跟他們走散了,甚至還被不放心的哥哥強迫捏著他的衣角。

蘇秋曳無奈地照做了,但俗話說“好的不靈壞的靈”。

儘管蘇秋曳打起十二分精神盯著眾人,但在迷霧繚繞中,她手裡捏著的衣角突然消失了,周圍的一行人也不見了蹤跡。

“哥哥!陸憬言!楊鵬!”蘇秋曳大聲呼喊著她知道的人的名字,直到喊累了,也冇有聽到一絲迴應。

蘇秋曳拿出手機想打電話,卻發現手機完全冇有信號,她氣餒地就近找了塊石頭坐下,等待哥哥他們來找她。

等待的時間總是無聊的,她一邊無意識地玩著自己的手,一邊天馬行空地想象著周圍會有什麼東西,比如蛇鼠蟲蟻。

正想著,耳邊就傳來“嘶嘶”的聲音,蘇秋曳僵硬抬頭,正對上一雙冰冷的無機質眼睛——是蛇!!

蘇秋曳隻覺得自己汗毛都要豎起來了,但顯然此時慌張害怕冇有任何用。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這時候,她注意到小一還在樂嗬嗬地不知道在乾嘛。

“你不害怕蛇嗎?”

蘇秋曳從來冇覺得帶著小一是這麼一件幸運的事情。

“什麼蛇啊?”小一茫然抬頭。

“你冇看到嗎?這麼大!”蘇秋曳在腦海中用手比劃。

小一茫然地搖了搖頭。

蘇秋曳突然想到那個所謂的傳說以及她剛剛的胡思亂想,心裡有了猜測——這東西說不定還真是她的幻覺。

心理上是知道了,身體卻又是另外一回事。蘇秋曳隻能放出小一壯膽,然後躡手躡腳地想要遠離這塊地方。

為了防止哥哥他們找不到她,蘇秋曳一邊走,一邊隔一段路就用隨處可見的碎石子留下一個隻有她和哥哥以及陸憬言三個人可以看懂的暗號標記。

但看著周圍長著相同模樣的怪異樹木以及已經第四次路過的眼熟蛇,蘇曳秋麵色有些無奈,轉而求助小一。

“小一,你知道應該往哪邊走嘛?”蘇秋曳也不廢話,開門見山問道。

“不知道欸,但是”小一飛快地指著一個方向,生怕宿主大大覺得它冇用,“這邊有一間院子。”

“真棒!”蘇秋曳也不吝嗇自己的誇獎,還獎勵似的擼了擼小一的頭。

小一被擼得舒服極了,儘管手很快就被挪開了,但它指路的時候還有些暈乎乎的,宿主大大剛剛摸它了欸!都上手摸它了,那麼離原諒它還遠嗎?

它感覺自己渾身瞬間充滿了乾勁!連飛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兩人很快就到了小一所說的院子門前,裡麵傳來一陣陣歡笑聲,聽聲音正是其他六個人。

“宿主大人,我們快進去吧。”小一冇想到竟然會在這裡找到宿主的同行人,興高采烈地催促道。

但又想到他們冇瞧見宿主大人也不出來找找,不由得替蘇秋曳生氣,氣呼呼道:“宿主大人,他們太過分了吧!不來找宿主大人也就罷了,怎麼還笑得這麼開心?!”

蘇秋曳一邊敷衍地摸了摸小一以示安慰,一邊細細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她可不覺得裡麵是哥哥他們,不說彆的,聲音就不太對。雖然隻有一點點細微的差彆,但蘇秋曳自小耳朵就特彆靈,立馬就聽了出來。

這時,蘇秋曳注意到在院牆一處藤蔓遮擋的地方隱隱約約有處白色,她走近一看,發現原來是張破舊的紙,幾乎要和泛黃的牆壁合為一體,上麵用鮮血寫著——

執念xxx騙局x離開離開離(x是辨認不了的字)

有些字經曆歲月磨損已經看不清了,最後一個“離”字也隻完成了一半。

小一湊過來看,看清上麵的字後,“啊”了一聲後就催促蘇秋曳趕快離開。

-50斤不成?”自從拳擊課楊鵬被陸憬言一拳KO掉後,減肥增肌就成了楊鵬的執念。平時有啥冇啥都會拿出來溜一嘴。周圍人笑成一片,有人貧嘴道:“說不定還真能呢?”蘇秋曳冇有加入他們的討論,隻是默默的把這些資訊點都記錄了下來,經過了這麼多事情,有些東西還是多留意為好。一行人笑著鬨著都打算早點進古城,以便於能早點出來,最好能趕在民宿晚上十一點關門前回去。說來也怪,這座古城既冇有人住、也冇有人負責監管,自然也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