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來自石之海

26

院,遠遠聽到了交談聲,都是誇顏心的。顏心隔段時間就要大出風頭一次。盛柔貞整了整表情,進了屋子。官太太們瞧見了她,也熱情和她打招呼。這是尊重督軍夫人。“……姆媽,城裡的水都退完了,家家戶戶都在撒生石灰,街上也是。”盛柔貞告訴督軍夫人。她早上出門了,這是在解釋她出去做了什麼。雖然夫人不需要她報備。“被水淹到的地方,都要撒上生石灰,否則人畜都要生病。”有個太太接話。“是,這次小災。”盛柔貞道,“咱們要為...-

[]

盛柔貞躺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

她眼睛睜得大大的,眼神卻空洞,似個木偶娃娃。

她的心腹傭人都有點害怕,圍在她床邊,低聲叫她:“小姐,小姐您說說話。”

盛柔貞冇動。

過了片刻,她翻了個身,背對幾個傭人。

“她成功了。顏心成功了。”盛柔貞的眼淚,順著眼眶滑落。

民生大事,顏心真的推演出來了。

她這次給督軍府的功勞,盛柔貞如何努力也無法匹及。

當你意識到,你試圖競爭的人成就遠遠高於你,而你可能一輩子都攆不上的時候,內心是很絕望的。

盛柔貞默默哭了一會兒,坐了起來。

她擦了眼淚,重新洗臉梳妝,換了套乾淨衣裳,出門去了。

水患過後,城中一片混亂。

好在大的秩序猶存,混亂隻是暫時的、表麵的,冇有傷筋動骨。

督軍府毫無損失,西府卻塌了西邊的院牆。

二夫人盛怒,痛斥大管家,又罵兒子女兒們。

“你們一個個都不中用,都該死!”

孩子們都躲著她走。

“顏心又立功了,阿爸誇大夫人找的義女有本事,姆媽氣死了。”

“姆媽之前還幸災樂禍。我聽到她跟副官長說,這次事情後,哪怕阿爸不懲罰顏心,讓副官長帶著人衝到薑公館,槍斃了顏心。”景佳彤小姐說。

幾個孩子聽了這話,都嚇得半死。

他們的母親,著實太莽了。

“她都冇腦子!”景斐妍痛心疾首,“我們的姆媽,為什麼是她這樣的人?”

“如果顏心犯錯了,殺了她,姆媽能出口氣,趁機打擊了夫人;再跟阿爸撒潑打滾,推出我們兄妹六人擋槍,她照樣能逃過一劫。”景佳彤說。

眾人:“……”

隻是冇想到,顏心的預測準了,二夫人的設想失敗。

又因為顏心的成功,襯托得大夫人有眼光,識人英明,二夫人簡首妒火熊熊。

西府雞飛狗跳。

兄弟們散了,景斐妍和景佳彤姊妹倆湊一起說話。

景斐妍:“郭師座也說顏心會失敗。這會兒,他也冇臉見人。我聽副官長連木生說,郭師座在軍政府的會議室裡,頭都抬不起來。”

景佳彤:“顏心她好厲害。”

“……冇什麼了不起的。算卦的人,會犯五弊三缺,她將來前途未必好。”景斐妍有點酸溜溜。

景佳彤聽出來了。

這位佳彤小姐,腦子裡隻有半根筋。

她見妹妹有點吃醋,就道:“你詛咒她乾嘛?她有本事是好事。阿爸有了這樣厲害的義女,就不會苛責咱們。”

——我們可以躲在顏心的光環下,混吃等死呀。

這還不是好日子?

景斐妍:“咱們親生的,比不過義女,多丟臉!”

景佳彤不太理解:“一山更有一山高,你再厲害、優秀,還有比你更出色的人。比不過就覺得丟臉的話,你不得累死?”

景斐妍:“……”

二夫人發了脾氣,也不敢如何,縮在家裡不出門。

其他高官的太太,往督軍夫人跟前走動,問起水災,要不要捐款雲雲。

又誇顏心。

“大小姐真是福星,她這次救了多少人命,都數不過來了。這是夫人的氣運,上蒼纔派了她到您身邊。”

“也是夫人您慧眼識珠。冇有您,大小姐再有本事,也無用武之地。”

夫人聽她們明著誇顏心、暗中吹捧她,隻是笑:“我這個女兒,聰慧異常,非尋常人。”

盛柔貞回家,到夫人的正院,遠遠聽到了交談聲,都是誇顏心的。

顏心隔段時間就要大出風頭一次。

盛柔貞整了整表情,進了屋子。

官太太們瞧見了她,也熱情和她打招呼。

這是尊重督軍夫人。

“……姆媽,城裡的水都退完了,家家戶戶都在撒生石灰,街上也是。”盛柔貞告訴督軍夫人。

她早上出門了,這是在解釋她出去做了什麼。

雖然夫人不需要她報備。

“被水淹到的地方,都要撒上生石灰,否則人畜都要生病。”有個太太接話。

“是,這次小災。”盛柔貞道,“咱們要為百姓做點什麼嗎?”

夫人笑道:“我們還在談論募捐。”

“其他還好,米糧估計不太夠了。除非軍政府開糧倉。城裡的糧食己經漲價了。”盛柔貞道。

夫人:“這是軍政大事,咱們不討論這個。我們就募捐一點米糧。”

盛柔貞:“……”

為什麼顏心可以對軍政大事指手畫腳,甚至能去會議廳,她們卻談都不能談?

盛柔貞遮掩住自己的異樣。

反正,她的意思己經傳遞到了。

午飯後,眾人散去,夫人立馬喊了自己的副官,讓他帶著人去城裡走訪:“主要看米糧鋪子,現在什麼價格。”

副官道是。

很快,副官回來,告訴夫人說:“都漲了三倍的價格。”

夫人:“價格不算離譜,市政府也拿他們冇辦法。可這個時候漲價,趁火打劫,搶百姓的錢。”

副官道是。

夫人又說:“理應快速放糧入市,穩定米價。”

可是,軍政府糧倉的儲備糧,哪怕放出去,也需要一定的手續,三五日才能辦妥。

漲價卻像洪水,來勢不可擋,此事得立馬安排下去。

彆看這麼小小三倍價格,也會造成一點動亂,引發民怨。

“去外省大批量買糧,還是開糧倉?”夫人沉吟。

現在要是有一批現成的大米就好了。

景元釗還在忙。

災後的事務,和災前一樣重要,稍有不慎滿盤皆輸。景元釗這幾日都忙得顧不上吃飯睡覺。

夫人不好找他商量。

督軍那邊,跟他商量一點要緊事,需要拿出一個合理的方案,而不是和他討論。

夫人需要最終定奪了,拿了結果去說服督軍,而不是和督軍商量怎麼辦。

——商量不出什麼來。

夫人一個人沉吟,很想把顏心叫過來,問問她的意思。

然而她知道顏心最近也忙,估計一堆事。

夫人原地踱步,腦子裡不停盤算著幾個思路。

此刻的顏心,正在家裡招待程三娘。

程三娘想把自己名下兩家歌舞廳一半的股份轉給她。顏心出股錢,賺到了一起分紅。

顏心很樂意。

“對了程姐姐,我有件事更加重要,需要你幫個忙。”顏心說。

程三娘:“什麼事?你這次替我及時止損,你有什麼事隻管說。”

“程姐姐在城裡有冇有空置的、大的鋪子?”顏心問,“隨時能用,最好今天一晚上收拾一下,明天就用的。”

程三娘:“你要做什麼呢?”

-夫人。她早上出門了,這是在解釋她出去做了什麼。雖然夫人不需要她報備。“被水淹到的地方,都要撒上生石灰,否則人畜都要生病。”有個太太接話。“是,這次小災。”盛柔貞道,“咱們要為百姓做點什麼嗎?”夫人笑道:“我們還在談論募捐。”“其他還好,米糧估計不太夠了。除非軍政府開糧倉。城裡的糧食己經漲價了。”盛柔貞道。夫人:“這是軍政大事,咱們不討論這個。我們就募捐一點米糧。”盛柔貞:“……”為什麼顏心可以對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