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Chapter 1

26

橘紅落日的餘暉之下是一望無際的深藍海洋,一群通體雪白的鯨魚隱約於海麵之下,它們整齊美觀的隊形和流暢優美的身形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露西婭?是我們之前救下的那隻小白鯨嗎?”“冇錯,帶頭的那隻是她,她向我們遊過來了!”“嗨!露西婭!”船上的水手們一陣興奮,他們靠著右舷站成一排,七手八腳地朝遊過來的小白鯨招手喊話,“好久不見!”露西婭是搜救隊去年在北冰洋救下的小白鯨,當時露西婭被擱淺在岸邊奄奄一息,他們...-

“哇哦!”遊艇甲板上的隊員們在歡呼,“你們看,那是露西婭嗎?”

橘紅落日的餘暉之下是一望無際的深藍海洋,一群通體雪白的鯨魚隱約於海麵之下,它們整齊美觀的隊形和流暢優美的身形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露西婭?是我們之前救下的那隻小白鯨嗎?”

“冇錯,帶頭的那隻是她,她向我們遊過來了!”

“嗨!露西婭!”船上的水手們一陣興奮,他們靠著右舷站成一排,七手八腳地朝遊過來的小白鯨招手喊話,“好久不見!”

露西婭是搜救隊去年在北冰洋救下的小白鯨,當時露西婭被擱淺在岸邊奄奄一息,他們幫她清理了呼吸孔的堵塞物,輪流用海水使她的身體保持濕潤,在醫生給她進行藥物治療和營養補充的同時對她進行了野放評估。

聽說鯨魚的大腦構造和人類很相似,聽到呼喚的露西婭來到遊艇的側麵,浮出肉嘟嘟的雪白大腦袋。

“過來,露西婭,”一名隊員朝她伸長了手,想要摸她的腦袋。

噗——

露西婭朝他噴水,水柱沿著拋物線噴擊在他的臉上,水花四濺。

“哈哈哈哈!”其他成員紛紛幸災樂禍。

那名被噴水的隊員抹了一把臉,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在陽光底下嘩嘩滴水,可對著無辜的小白鯨發不出脾氣,隻得撓撓頭說道,“真涼快。”

“我們露西婭是個高冷的小公主,”站在他旁邊的水手笑著說,“怎麼會輕易給你這等凡夫俗子摸頭。”

“你們在乾什麼?”隊員們的動靜引起了安照雨的注意。

“隊長,”見她過來,搜救隊的隊員們給她讓出了一個最中間的位置,“我們在和露西婭玩!”

作為國際救援中心的搜救組飛行隊長,Omega是極其罕見的,安照雨是個特例,選拔時從一堆Alpha中脫穎而出。

天生擁有一頭靚麗的酒紅色捲髮,她的一雙眼睛又大又圓,虹膜漆黑如曜石般發亮,神采飛揚,為搜救組量身打造的紅白相間飛行隊服在她身上顯得挺拔,且獨有一份屬於Omega的柔和曲線。

她走到右舷的正橫處,一隻手拎著頭盔,一條腿邁上了遊艇的踏板,垂眸尋找水底下探出頭的露西婭。

白鯨的皮膚真好,全身滑嫩嫩,雪白無暇。

Omega的動作帶著一股柔和的隨性和漫不經心的慵懶,搜救隊的隊員們目光從白鯨的身上轉移到了她身上。

安照雨很想上去摸一摸露西婭。

白鯨的目光似乎被吸引,歪著腦袋慢慢來到她麵前。

難道白鯨已經聰明到如此地步,還曉得看顏值?

四目相對。

安照雨伸出手。

唔,鯨魚的皮膚比想象之中還要嫩滑,軟軟的卻很有彈性,手感簡直極品,好過安照雨摸過的最珍貴的玉石珍寶。

“隊長小心,”怕露西婭噴她水,旁邊的隊員拿起一個木盆隨時準備應戰。

Omega隊長怎麼能經曆被噴水的狼狽,哪怕對方是白鯨公主也不行。

“沒關係,”安照雨無所謂,被這麼可愛的動物噴水,她再薅幾把露西婭換回來就是。

露西婭倒是冇有朝她噴水,隻是睜著大大的眼睛盯著她看,似熟不熟。

也不怪小白鯨記性不好,安照雨作為搜救組的飛行隊長,一般情況下並不直接參與急救工作,她的主要任務是確保準確以及安全到達目的地和按時返回醫療中心,救援工作是醫療組的活兒。

那次偶遇她和小白鯨隻是匆匆見過一麵。

“咦,路醫生是不是也過來了,”隊員驚奇道。

做海洋任務的時候,除非是有治療需要,路深一般喜歡和她的醫藥箱待在船艙,安靜地欣賞大海。

吸引她出來的是露西婭,這隻剛成年不久的小白鯨是她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鯨魚患者,當時路深親手喂她吃藥,陪伴她直到再次入海,感情自然是深刻的。

安照雨轉頭看過去,乾淨的白大褂在路深身上自帶收腰的效果,她的裡麵是件青灰色的雪紡長裙。

烏黑筆直的長髮在做任務的時候大多數都是挽起來的,於是路深那一截細長的白頸暴露在空氣之中,顯得尤其纖柔,這或許是她即便是Beta也吸引無數Alpha的理由。

耳旁吹落的一縷碎髮和清冷的氣質搭配在一起,溫柔知性的成熟女人氣息融入濕潤微腥的海風。

然而一旦靠近,就能感受到一股拒人千裡之外的疏離,尤其是那雙像冰一樣透明藍的眼睛,混血基因在她身上體現得淋漓儘致——專挑優點繼承。

看見她,露西婭開始活躍。

一名隊員正好拿出探測儀,露西婭發出的超聲波被轉化成了人耳能聽見的空靈聲音,像是來自深海的孤獨,悠遠,蕩氣迴腸。

海風輕柔,路深把被風吹亂的頭髮彆在耳後,剛靠近右舷,露西婭也跟著靈巧上浮,露出了一截晶瑩的鯨體。

浮動的速度和路深的步伐配合得天衣無縫。

“她閉上眼睛了!”

露西婭閉上了萌噠噠的眼睛,嘴巴似乎嘟起來。

這是……要路醫生親親?

搜救隊全員瞳孔震驚。

路深從口袋裡拿出一塊白色紗布,放在唇邊,用嘴唇輕輕地抿了一下,口紅的形狀和顏色大部分留在上麵,雙手撐在艇側,她低頭彎腰接近露西婭。

露西婭繼續往上浮,翹著腦袋親吻她,並保持著這個動作。

人鯨之吻。

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羨慕誰。

甚至在路深收回腦袋的時候,露西婭還堅持不懈想脫離地心引力,探出身體追尋她,路深伸出手,她會用嘴巴追著路深的手遊動,在海洋裡吹出一個個優雅的“菸圈”去套中路深的手。

路深不由得露出笑容,唇邊盪漾如花瓣盛開,晃了好多隊員的眼睛。

這跟說好的可不一樣。

站在她旁邊的安照雨盯著她,多少年的老同學呢,安照雨好久冇見過這樣溫柔的路深。

目光移到她的白大褂口袋,那片沾了口紅的紗布就放在她的口袋裡,隨著路深伸手的動作,有點往外掉。

要掉出來了。

安照雨自然伸掌接住,紗布的重量輕飄飄的,抬頭看了眼仍在同露西婭玩耍的路深,Omega隊長眉梢輕挑。

日影斜沉,天色漸漸暗下來,似與海洋的邊界融為一體,遊艇也即將靠岸,露西婭和她的白鯨朋友們一路跟著遊艇到海岸邊。

回去吧!路深同露西婭揮手告彆,海風把她的髮絲和裙襬揚起,立體而精緻的五官輪廓便毫無保留地展現在身旁的人眼前。

哢噠——哢噠——

探測儀把白鯨的聲音轉換出來,就像在迴應。

真聰明啊。

回到岸上的時候,路深才發現那塊用過的紗布不見了,可能是掉海裡了,這樣會破壞環境,她折返去問遊艇上的隊員。

“路醫生,冇有垃圾留在海上,我們檢查過了。”

那就好,或許是掉遊艇上了,會有搞衛生的工作人員負責扔掉,路深放心地回到了她的底艙。

-乎被吸引,歪著腦袋慢慢來到她麵前。難道白鯨已經聰明到如此地步,還曉得看顏值?四目相對。安照雨伸出手。唔,鯨魚的皮膚比想象之中還要嫩滑,軟軟的卻很有彈性,手感簡直極品,好過安照雨摸過的最珍貴的玉石珍寶。“隊長小心,”怕露西婭噴她水,旁邊的隊員拿起一個木盆隨時準備應戰。Omega隊長怎麼能經曆被噴水的狼狽,哪怕對方是白鯨公主也不行。“沒關係,”安照雨無所謂,被這麼可愛的動物噴水,她再薅幾把露西婭換回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