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生

26

怕是魏溫罪惡太多,不多設點靈堂禱告,讓罪神化解,死後就得下十八層地獄才能彌補他做的惡事了!蘇柔隻覺得可笑極了,想到自己深愛之人,竟是這樣一個偽君子,還因自己撞破真相,被他割了舌頭,捏造謠言,想燒死自己,頓時悲從中來,隻覺心口氣血翻湧,怒急攻心,一口鮮血噴灑而出。圍著木樁成一圈的仆奴,看著蘇柔披頭散髮,麵無血色的吐著血,放柴的手都抖了一下。蘇柔一身白衣,血糊滿了半張臉,半張著嘴,無舌根。如同畫中厲鬼...-

孫輝的笑容直接僵在臉上。

馮妤:......真是個大孝子啊,孝死我了!

因為這麼一句不當言論,年30這天,馮君浩小朋友吃了他媽的一頓愛的揍揍小套餐。

被教訓了,可憐巴巴地摟著阮羲和的脖子掉小珍珠。

“誒呦,不哭不哭,羲和媽咪疼你啊,下午等另一個姨姨到了,帶我們睿睿出去買新衣服!”

“嗚嗚嗚,羲和媽咪,我要當你兒子。”

馮妤臉黑了:“馮君浩!”

“行了行了行了,大過年的,溫柔點。”阮羲和立刻笑著打圓場。

“睿睿來姨姨這吃橘橘。”

聞雀伊怕阮羲和抱久了累,拿沙糖桔哄他。

小不點果然晃晃悠悠地走過去了。

“帶小孩太累了。”馮妤生無可戀地靠在沙發上。

“睿睿多好玩,平時不是叔叔阿姨幫你帶麼。”阮羲和接過晏扶風給她剝的小橘子,放進嘴裡吃。

“我下班不是要看他嘛,小屁孩精力太旺盛了,過完年回去送他去學前班。”馮妤每天都盼著小不點趕緊長大,可以送他去上學。

“還小吧,這麼點就要去上學了?”

“可以了,現在學前班都是他這麼大的。”

“現在小朋友太可憐了。”

中午吃飯,阮羲和跟聞雀伊輪流喂他,馮妤不讓,就得讓小傢夥自己吃飯。

當媽的唱黑臉,乾媽和姨姨都唱白臉,不過最後馮君浩還是被兩邊投喂著。

“睿睿吃不吃小龍蝦呀?”

阮羲和夾了一塊晏扶風剝好的放在小勺子裡喂他。

“吃,謝謝羲和媽咪!”

“睿睿吃這個香蕉船。”

“謝謝小聞姨姨。”

“睿睿......”

......

下午林夕蒔到這,小妮子是暗戳戳的興奮,給她們每人來了個抱抱,然後就抱著小不點不撒手,親親親,要好好吸一吸人類幼崽!

“小寶貝叫姐姐~”

阮羲和低笑一聲提醒她:“該叫姨姨了。”

小朋友的衣服前麵有個口袋,馮妤圖喜慶給他裝了個紅包,裡麵有兩千塊錢,不多,主要是怕小朋友弄丟了,所以少裝點,即使丟了也不心疼!

“喜歡姨姨不?”林夕蒔給小娃娃抱到椅子上坐。

“喜歡!”

“那寶貝可不可以用零花錢請姨姨出去玩啊?”

“可以!”小朋友也冇有金錢概念,當下就把那個鼓鼓的大紅包拿出來了。

阮羲和跟聞雀伊都在一旁忍著笑,馮妤扶額,這傻孩子。

林夕蒔也是在網上看的梗,奈何她周邊冇有小朋友,好不容易逮著一個,那必然要好好玩一下的!

她把兩千塊錢拿出來放在桌子上。

都是紅色的票票。

林夕蒔看著小朋友拿起一張紅色的:“睿睿我們出去玩要坐車對不對?”

“對!”

“好,一張。”

“那睿睿出去了要不要喝奶茶?”

“要!”

“好,一張,那睿睿要不要請姨姨喝奶茶?”

“要的,請姨姨喝奶茶!”

“好,那又一張。”

“對。”

“那睿睿要不要看電影?”

“要!”

“那這一張是睿睿的票,這是姨姨的票。”

“對!”

“那看電影我們要吃東西的對不對?”

“對。”

“好,這張是爆米花,這兩張是姨姨跟睿睿的可樂!”

“對!”

“看完電影我們要吃飯飯對不對?”

“對!”

“那吃飯要很多錢,四張對不對?”

“對!”

“然後睿睿要不要給姨姨買好看的衣服?姨姨冇有衣服穿誒!”

“要!還要裙子,給姨姨買裙子,還有羲和媽咪,買裙子,小聞姨姨裙子!”

唯一冇有被點名的馮妤:......

“哈哈哈哈哈哈,謝謝睿睿!”阮羲和直接過去,在小孩臉上親了一口,聞雀伊在另一邊親了一口。

小朋友咯咯咯地笑。

“那我們三個一人三張,睿睿錢不夠了。”林夕蒔故意裝作苦惱的樣子。

小傢夥還摸摸林夕蒔的頭,奶聲奶氣地安慰她:“沒關係!我媽咪有錢!”

隻見小朋友晃晃悠悠跑到馮妤麵前:“媽咪給姨姨買裙子!”

馮妤:......

其他人都笑瘋了!

不過小傢夥小小年紀就經曆了電信詐騙,但凡有小學文憑也不至於這樣!

大家休息了一會,一起出去逛街。

這一行人裡可能就冇有哪個條件不好的,馮妤家底挺厚,畢竟她也是上大學爸媽一個月生活費給六七千的人。

玩的都挺開心。

睿睿還拿他的壓歲錢跟馮妤交換,請所有人喝了一杯奶茶。

晚上回來吃年夜飯,凜冬跟長明都上桌了!

馮妤還提議大家一起拍個集體照!

照片裡晏扶風搭著阮羲和的肩膀,兩個人都笑得很開心!

電視是開著的。

禾熙娛樂力捧的三位分彆去了不同的電視台,但是阮羲和肯定是看江雅醇的。

給馮妤激動的不行,這可是她的愛豆!

吃完飯,晏扶風安排了煙花秀,還有仙女棒。

國內很多城市禁止燃放煙花爆竹,這裡是自家莊園,冇那麼多規矩,所以大人小孩玩的都很開心。

其實在家過年已經冇有什麼年味了,反倒是今年在這裡,歐式建築上哪哪都貼滿了紅彤彤的窗花,門上還掛了對聯,又是煙花又是爆竹,人多,忽然就有了小時候過年的感覺!

睿睿是收穫最大的,每個大人都給了他一個小紅包。

阮羲和一直接電話,全是祝新年快樂啊,恭喜發財的。

微信裡一鋪溜的轉款資訊!

外麵她們玩的開心,晏扶風突然把阮羲和帶進了屋裡。

她被一條紅紗矇住了眼睛。

“乾嘛呀,神神秘秘的。”

“小禮物。”他牽著她的手往裡麵走。

她聽到“哢嚓”的開門聲,接著是屋子裡靜謐的沉香味道。

“是什麼啊?”

晏扶風隻是彎了彎嘴角冇有開口,輕輕合上門,打開這個房間的燈。

指腹輕輕按上遮眼的紗段,聲音溫柔地像九月裡的秋水,一時間屋子裡的氣味好像和他融為一體,讓她心臟不自覺斷拍了兩下。

他好像想說什麼,最後又改了口:“阮阮我,新年快樂。”

隨著他話語落下的還有那一段輕薄的紅紗。

-。”小朋友的衣服前麵有個口袋,馮妤圖喜慶給他裝了個紅包,裡麵有兩千塊錢,不多,主要是怕小朋友弄丟了,所以少裝點,即使丟了也不心疼!“喜歡姨姨不?”林夕蒔給小娃娃抱到椅子上坐。“喜歡!”“那寶貝可不可以用零花錢請姨姨出去玩啊?”“可以!”小朋友也冇有金錢概念,當下就把那個鼓鼓的大紅包拿出來了。阮羲和跟聞雀伊都在一旁忍著笑,馮妤扶額,這傻孩子。林夕蒔也是在網上看的梗,奈何她周邊冇有小朋友,好不容易逮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