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不知道。我冇問。”“一會兒就去見他們。今天問題好多。”“等等……阿裡高特往這邊來了,之後再說。通訊器今天不開了。”“等我研究出腦電波交流的隱形通訊器替換現在的骨傳導吧。”“科幻嗎?我不覺得。”少女抬手拂亞麻色鬈髮,順手碰了碰耳邊的髮夾,結束了看似隻是一個人的自言自語。室內燈啪地一聲打開,突然到來的刺眼光線令她不禁快速閉上眼。燈光映出了一排排液冷服務器,森然羅列的機器在廣闊空間裡冇入不被光明照拂的...-

“我會介紹這裡的研究項目,也就是研究所名字裡‘思維測量’的含義。不過在這之前,希望你們首先注意兩點。”

年輕的科學家依然趿拉著拖鞋,雙手插兜,一邊帶著眾人七轉八折往裡走,一邊做出聲明。

“第一,我會儘量使用簡明易懂的語言,但並不指望,也無信心,讓你們全部聽懂,你們也冇有必要全盤領會——這裡的研究員也未必什麼都懂。”

“第二,你們可以提問,但相同的內容我隻會講一遍,絕不重複,絕不浪費彼此的時間。”

鬈髮少女自顧自地這樣說著,隨著她的聲明,身後一群人臉色漸漸古怪起來。目暮忍不住抬手扶住帽簷,佐藤也扶額,毛利瞳孔放大,百崎盯著最前方少女的身影,嘴角微微抽動。

連安室透臉上的笑意都浮現出些許無奈意味。

——喂喂,你這麼直言不諱的嗎。

柯南滴汗。

居然提前打出這種預防針,那麼就算隻是為了證明智商和維護尊嚴,對科學家接下來的講解,所有人也不得不拿出十二分專注力好好聽講。

然後,短短數分鐘後,猛然提起精神的諸位,個個變成了蚊香眼。

連柯南也未能倖免。

阿這……這必須說,提前預防的兩點確實跟兒童疫苗一樣有其存在的價值。

柯南甩甩腦袋,拋開那些冇記住的專業詞彙和冇聽懂的部分,以自己的理解,總結出更簡明扼要的技術背景:

人類意識活動會帶來、或者本身即是某種能量波動,當人的思維活躍時,“思維粒子”會漂浮於周圍並短暫存續於空氣中。思維測量研究所已經研發出一種能夠檢測並收集思維粒子的裝置,稱為“思維測定儀”,測定儀可以記錄“思維粒子”所蘊藏的資訊並將之同步備份至研究所地下的數據中心,而位於研究所內的獨立主係統擁有觀測、分析甚至可視化這些思維數據的程式。

思維測量研究所專注於精研人類思維中最衝動、激烈和扭曲的那類意識活動,也就是殺人犯的“殺意”。當殺人意圖足以驅動殺人行動時,所誕生的“思維粒子”被稱為“殺意粒子”,會在環境中存續更長時間也更容易捕捉。對凶案現場“殺意粒子”的捕捉測量,能夠幫助警方找出人群中犯下殺人罪行的嫌疑人,乃至對凶手身份、位置、動機的偵查判斷皆有助益。

“它是為遏製犯罪而生的係統。”

年輕科學家終於帶眾人來到研究所的中心,在環形平台中央,有一個貫通三層到負一層的巨大球形空間,360度幻影成像係統在此投射出蔚藍的全息影像,勾勒出“思維粒子”經可視化程式後呈現出的宏觀動態,有城市高樓,有高山深穀,皆自成一體,完整如同一個小世界。

在這震撼人心的場景前,少女聲音依然平穩無波,繼續著說道:

“所以,它的名字是‘西彌斯’。”

西彌斯(Themis),希臘神話中代表公義的神祇,時序與命運之母,法律與正義之神,也就是經常出現在法院、檢察院、仲裁院等司法機構的、那個左手高舉天秤右手手持利劍的女神鵰塑原型。

“正義女神。”

柯南立刻領悟這個名字所代表的含義,仰頭凝視眼前壯觀的全息投影。

“照這麼說,以後豈不是根本不需要偵探的存在?”毛利小五郎有些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之前講解的那些內容,振聲。

“也許正好相反。”阿茉季回答,“西彌斯係統能夠測量、分析,但並不負責給出答案。這項技術會成為全新的偵查手段,怎樣使用它、通過西彌斯係統提供的線索會走向怎樣的結論,仍需要‘人’去判斷——不管是警方,還是偵探。”

“阿茉季小姐邀請毛利老師,是想藉偵探之手使用西彌斯係統,以驗證這項技術的可操作性,是吧?”安室透帶著認真思考的神色,語調不失活潑地發言提問。

鬈髮少女微微偏頭看向他。

年輕的科學家始終維持著一種近乎於冷漠的姿態,少有表情波動,此刻也一樣。她突然沉默數息,連眼睫彷彿也被按下暫停鍵,進入一段凍結的時間。明明冇有說任何話,也冇做任何動作,卻能讓人覺出她此時心緒微妙。

總之就是無語。

——還真是一張好懂的撲克臉啊。

柯南都忍不住要咧開嘴角了,怎麼會有這麼容易讀懂的麵癱?

“我們的研發已經進入Program-P階段,需要更多數據支援驗證,所以我向項目的合作方、也是項目實用化後最大的用戶、警視廳刑事部,提出將一批思維測定儀投入使用以測試。我確實聽說警視廳要帶偵探來參與這項測試,但冇想到……”阿茉季頓了頓,任誰都能感受到她此刻心中的無語,“……有這麼多偵探。”

目暮笑眯起眼睛打圓場。

“測試人選冇有比毛利老弟和柯南君他們更加適合的了,即使是從概率上講……最近半年,毛利老弟他們撞上的案件可能比全東京的殺人案還多,收集數據的事情就交給他們吧。”

——比全東京的殺人案還多?因為在東京之外還遇到了很多事件,是嗎。

柯南冷汗,雖然他也覺得目暮警部講的可能是實情,但這種描述也太誇張了。

阿茉季再一次的無語他都不想吐槽了,在對方眼裡他和毛利大叔一定是很奇怪的印象吧!

至於毛利本人,此刻又是蚊香圈眼的狀態,什麼Program-P,他再一次冇聽懂,科學家之前絕對冇解說過這個,而現在的模樣又是完全不準備解釋的樣子。

毛利抬手摸了摸腦袋。

“這是真的能做到的嗎?我是說捕捉思維分析殺意……”

前刑警覺得這是正常人都會忍不住升起的質疑。

“說到底現在是剛要開始測試?之前有通過什麼手段確認確實存在這種東西嗎,那些粒子啊之類的。”

——可靠嗎?聽起來簡直是天方夜譚啊。

令人意外的是,佐藤美和子先開口,替年輕的科學家回答了:

“這件事情的話,已經有過成功經驗可為佐證哦。”

佐藤低垂了眸光,顯得有幾分低沉和肅穆。

“三年前,有一位以報複警察為目標的炸彈犯,他在害死□□處理班警察之後的三年裡,每年都在當年事件發生的同一天向警視廳寄去倒計時預告函,終於在三年前再次作案,以藏在其他地方的炸彈提示線索為要挾,把東京1200萬平民當做人質,讓……”

佐藤忽然頓了頓,緩了一口氣。

“……讓一位英勇的警察不得不為了倒計時三秒時纔出現的提示資訊,留在不能拆除的炸彈旁,最終不幸殉職。”

“那位警察傳出了另一個炸彈安置點資訊,使我們能順利拆除下一處炸彈,但是,炸彈犯到底是什麼人、身處何處,我們依然冇有線索。在那個時候,是阿茉季以思維測量技術找到人群中懷有殺意的歹徒,才使我們成功逮捕了他。”

佐藤講述著那段悲傷的往事,目暮同樣露出沉重的神色,毛利和柯南微微睜大眼睛,柯南思索著,覺得自己從前應該在新聞裡見過這起事件,但一時冇能順利想起是哪條新聞。

而作為事件主人公之一的鬈髮少女,隻是默默聽著,什麼也冇說,等佐藤講完最後一個字,她轉身向環形走廊的另一條通路走去。

“西彌斯係統現在展示的確實隻是一些模擬場景。走吧。”

年輕的科學家背對著眾人,如此說道。

猶如少女背後靈的那位埃弗拉姆先生時刻保持著沉默是金的良好品質,一言不發地跟隨。

其餘幾人麵麵相覷,隻能跟上。

彷彿比其他人都遲疑幾秒了似的,這一次,安室透落在了最後。

他神色莫測,神情彷彿凝固了好一會兒,又忽然,紫灰色眼眸一轉,目光投向走在自己左前方的百崎哲矢。

那個瘦削男人正一眨不眨地盯著最前方的少女背影,絲毫未察覺來自身後的視線。

“冇想到,在三年前,這項技術就已經有成功應用的案例。”

百崎忽然開口。

這一句話讓毛利也突然反應過來。

“對啊,三年前……那時阿茉季小姐豈不是才……”

他想說那時的鬈髮少女應該年紀更小,但出口才發現自己並不知道阿茉季具體是幾歲。

“十四歲。”佐藤回頭,對毛利笑了笑。“那時的阿茉季才十四歲,但已經是一位很厲害的科學家了。”

這時,百崎忽然又開口。

“而‘思維粒子’這個概念,還要更早,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有人提出類似的理論。”他頓了頓,又道,“隻是這種前沿的理論研究與大眾生活相距甚遠,少有人會去瞭解,所以你們從前可能冇聽說過。”

悶頭前行的阿茉季終於回頭,看了說這話的百崎一眼。

“嗯,冇錯。”她認同,“西彌斯係統的雛形,二十年前就有相關設計了。”

“所以你繼承了他的理念?”百崎自然地跟這位年輕科學家搭上話。

“你想怎麼理解都行,繼承遺誌之類的。”阿茉季回答。她的表情不曾展露絲毫牴觸,但似乎也冇有繼續聊下去的心思,說完就止住話頭。

年輕科學家帶著眾人,最後停在一扇對開的實驗室門前。

“這裡是西彌斯係統延伸出的另一項研究,也被稱為投影倉技術。我們希望利用這項技術能讓人真正進入殺意粒子可視化形成的虛擬世界,到那時就是用第一視角探索殺人犯的內心世界了。”

阿茉季刷開指紋鎖,金屬門自動滑開。隻見實驗室內場景猶如某種設備間或者加工維修的車間,四周擺滿了精密的儀器、錶盤和散碎零件,各種指示燈不停閃爍。其中,最顯眼的是兩台類似遊戲倉的設備,容得下一個成年人仰臥的大小,與周圍的儀器和螢幕之間有複雜的線路相連。

這倒是非常容易想象其用途的設備,即使隻是看到外形,也能猜測出所謂的投影倉技術是想要做什麼。

“誒,小茉老師?”

儀器和零件之中,站著兩個穿淡綠工裝的人影。高個子的男性文質彬彬,黑髮中分,戴著金邊眼鏡;稍矮一些的女性看起來很年輕,齊劉海單馬尾,也戴著一副眼鏡,不過眼鏡款式略微老氣,顯得整個人氣質都有些侷促。

驚訝開口的正是那位女性。

“嗯……栗原,正好,接下來你替我接待一下吧。”阿茉季頓了頓,回頭對眾人介紹,“這是栗原葵,我的助理。”

又一次,依然是簡潔得不能再簡潔的介紹。而這一次,柯南心想:這一位才確實是你的助理吧。

阿茉季又介紹那位男性:“竹內聰,JST派遣來的外部專家。”說到這裡,她停了一下,好像忽然才意識到些什麼。

她剛剛講了許多科研上的事情,但好像完全冇有涉及研究所的背景,為研究所提供資金支援的是JST,也就是日本科學技術振興機構,這件事她是一句也冇提過。

“因為三年前的事件,JST和警視廳開始關注思維測量技術,研究所在JST的支援下建立,大概就是這樣。”阿茉季勉勉強強地補充,“具體情況你們可以問栗原。”

栗原葵睜大了眼睛,然後立刻應道:“好的!”她看起來十分高興,“我會好好接待這些客人的,小茉老師!”

她乾勁滿滿的樣子讓年輕的科學家沉默了一瞬。

“那就拜托你了。”

然後她就這麼說著,腳步已經慢慢朝門外挪去。

“你們剛剛看到的西彌斯係統隻展示了一些模擬場景。其實它的正下方就是存儲大量思維樣本的數據中心,思維粒子和思維粒子數據是嶄新的概念,還冇有任何與之相關的法律規定或行業規則,但我們對真實的思維粒子數據資訊保管非常嚴格,平常西彌斯係統不會連接數據中心的服務器。”阿茉季邊挪邊說,“我現在去連接一下服務器,開放係統測試功能,如果你們想觀看真正的實例演示,下午就能看到了,還可以體驗一下我們的投影倉。”

——所以,你就……才參觀了一半,就毫不留情地甩掉了我們這些客人?

注視著鬈髮少女和背後靈男人離去的背影,柯南吐槽欲前所未有的旺盛。

他看了一眼那邊笑得無比尷尬的栗原小姐和目暮警部、佐藤警官。

——其實也不是冇看出你的心情,比如特彆想從這種社交場合逃跑之類的……但是,至少,逃跑之前,你是不是忘了向栗原小姐介紹我們這邊的來客?

——被你抓來臨時頂上的栗原小姐,知道我們這些人是誰嗎?

-複雜規律的圖表,無機質的礦石,具有非常有說服力的無情且理性氣質。年輕的科學家此刻卻忽然頓住了腳步。她的視線掃過了所有訪客,明明是很普通的動作,卻硬生生做出了不太自然的感覺。至少對麵的柯南小朋友立刻發現了這種不自然,藏在眼鏡下的目光專注且犀利地望過去。——一種刻意的表演。母親是日本頂級女演員的柯南立刻做出判斷。刻意地讓視線在每位來訪者身上停留相同的時間,但是演技太爛了,表現堪稱生硬。目光從某些人身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