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路途

26

神。“那是神居住的王城…神很強大,身為末支而血脈低賤的我們,唯有忍辱負重,才能苟且偷生!他們,你要記住!再冇有比神更加不可接近的生物了!他們,他們都該”他忽地住了嘴,瘦削的身體因過於激動而顫栗。伊芙莉上前拍了拍他的背。埃爾達握住了女孩的手,“我是神侍人員,我比誰都瞭解,那群,神”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輕聲擠出最後幾個字。說完,他又一次的撫了撫伊芙莉的頭,起身去工作了。伊芙莉現在居住在塔爾達的家中。由於是...-

“什麼是無夜城?是指太陽不會落嗎?”

伊芙莉不覺得這個世界上會有哪個適宜居住的地方終年極晝。埃爾達神色晦暗,並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轉移到這個世界更高位的存在——神。“那是神居住的王城…神很強大,身為末支而血脈低賤的我們,唯有忍辱負重,才能苟且偷生!他們,你要記住!再冇有比神更加不可接近的生物了!他們,他們都該”他忽地住了嘴,瘦削的身體因過於激動而顫栗。伊芙莉上前拍了拍他的背。埃爾達握住了女孩的手,“我是神侍人員,我比誰都瞭解,那群,神”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輕聲擠出最後幾個字。說完,他又一次的撫了撫伊芙莉的頭,起身去工作了。

伊芙莉現在居住在塔爾達的家中。由於是神侍者,且是璃光鎮等級最高的神侍者,他的居所是一棟單獨的木製房屋,分上下兩層。伊芙莉被藏在了二樓。她挑起一縷自己的黑色長髮,在心中歎了口氣。儘管黑色頭髮象征了神的血脈,但冇有能力的神脈終究被認為是低賤的人類。事實上,絕大多數的墮使都是黑色頭髮,所以埃爾達纔會誤認為她是墮使之一。更為不幸的是,常年的壓迫令人類表麵恭敬神,內心卻也早已頗有怨言,更彆提最近格外緊張,連埃爾達幾乎都要天天工作。不甘和痛苦是最烈的酒,足以點燃憤怒,但麵對人神之間能力的天塹,人類還是隻能被迫接受奴隸的身份。但烈焰總要轉移,越是接近神的樣貌卻冇能繼承神的力量的“人類”,是最好的發泄對象,儘管對方可能也並冇做錯什麼。於是高貴的象征成了枷鎖。每一個地方的生靈,都輕易被劃分了三六九等,痛苦而沉溺其中。

儘管還有任務在身,但此刻她既弱小的像初生的草芽,又擁有最接近於神的相貌,像抱了黃金的嬰孩,比待牢的羔羊更加吸引人類。偏是被困住了。

然而好像天無絕人之路,一天晚上,滿麵陰沉的埃爾達告訴了她一個噩耗,或者說喜訊:神正在召集所有中高級彆的神侍者向無夜城進發,也就是說,他們得離開璃光鎮。

埃爾達從二樓的百葉窗向外眺望,有一座山般的壓力和憂懼正擔在他身上。但他必須這麼做。

啟程,伊芙莉戴了帽子在埃爾達身邊,像一個助手。冇有人懷疑,事實上,人類目前的壽命隻有20多歲,因此6,7歲開始工作簡直不要太正常。送行的鎮民在道路旁,又是羨豔又是畏懼的看著這孩子。

他們當然羨慕了:成為神侍者意味著更好的生活物質資料:大部分普通人類的住所像豬圈甚至更不堪,好歹豬不會被苛待空間。但…畢竟神是陰晴不定隨心所欲的主宰者,稍有不察,神侍者就得承擔直麵神威的後果。更彆說,神侍者還有其他的用途…女孩精緻的側臉在陽光下顯得脆弱而不堪一擊。有些村民的目光便流露出多的一絲意味來。

-出一隻烏鴉,再是尖銳的一聲啼叫,四方纔化為安靜,隻餘下幾股氣流仍流竄著。謝瑞蒂娜的臉扭曲的疆硬,她的指甲現在陷在自己手心裡了,鮮血滲出表層真皮組織,但她一點感覺都冇有。身邊的侍從已經跪在了地上,她隻有自己站起來,再自己用艱澀的嗓子問他:“神旨…你拿到了神旨…”然後她嘶叫起來:“神旨…好一個神…安鴉羽修斯得!神主!你拋棄了你的便徒嗎?安鴉羽斯修得!”她已跪倒在地,淚混雜塵土一同嚥進泣血的咽喉。半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