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城外

26

世界更高位的存在——神。“那是神居住的王城…神很強大,身為末支而血脈低賤的我們,唯有忍辱負重,才能苟且偷生!他們,你要記住!再冇有比神更加不可接近的生物了!他們,他們都該”他忽地住了嘴,瘦削的身體因過於激動而顫栗。伊芙莉上前拍了拍他的背。埃爾達握住了女孩的手,“我是神侍人員,我比誰都瞭解,那群,神”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輕聲擠出最後幾個字。說完,他又一次的撫了撫伊芙莉的頭,起身去工作了。伊芙莉現在居住在...-

伊芙莉打量著乘坐的馬車(是的,這是一輛由馬作為動力的車)。車廂裡倒是很平穩,埃爾達說是因為有清氣中樞在穩定的結果。他指了指廂頂被打磨過的光亮晶石,那裡麵正隱隱有流光運轉。“路還很長,你累的話可以先休息一會。”通常情況下,埃爾達都是一個溫柔的哥哥,他探身望瞭望前麵的馬匹,確認冇什麼異常後,便用軟墊和羊毛毯鋪就一方小小的柔軟天地,將伊芙莉抱了上去。

因為是公車,所以物資什麼的都不用擔心,好像,這真的隻是一次麵神的大型活動罷了。

清氣,伊芙莉盯著車頂的晶石,她敢肯定,這和自己吸收掉的能量是同一種。可能和任務也有關。但不能操之過急,在埃爾達眼中,自己隻是一個被丟棄在森林裡的可憐孩子,換句話說,自己應該什麼都不懂纔對。但是奇怪的是,在這個人類如此脆弱的世界,獨自在森林裡活到六七歲,難道不也是很不可思議的嗎?伊芙莉很困惑,但伊芙莉什麼都不能說。埃爾達雖然對自己很好,但必定是出於一定緣由,貿然發問或是其他並不有利於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生存。頭痛,伊芙莉歎了口氣,縮在毯子裡,成了一個小小的糰子。

等到被叫醒,已經是傍晚了。埃爾達把伊芙莉抱下馬車。水汽撲麵,麵前是開闊的閃爍著星光月影的湖麵,涼爽的風吹過,悶在車裡一天的疲憊頓消大半。他們簡單就著湖水啃了些麪包之類,埃爾達似乎對此懷有歉疚,向她保證明天就可以趕到明熾城,在那裡會有正常豐美的飯菜。說真的,其實伊芙莉並不在意,但她隻是點點頭。

埃爾達美好的願景並冇有成真。

站在已經帶有涼意的秋風中連續幾個小時,儘管伊芙莉冇有因此感冒,但畢竟也疲勞。更彆說本來就虛弱的埃爾達,他的臉早已白的嚇人,偏又似高燒一般配紅著臉,顯出一種頹敗的生氣。

但他的眼睛是亮的,透射出一股洶湧的情緒。明明城牆離這裡相差不過幾千米,這些守衛敢攔車,還是帶有公印的公車…一個身影略過他的腦海,他捏緊了手指,連骨節都生硬的凸出來,青白的好像一具屍體。

等到夜晚,華燈四起。明熾城雖也規模不大到哪去,但畢竟是東陵國唯七的人類城市,整體規置比起璃光鎮,還是夠看的。一方燈籠迎了過來,燈籠裡躍動著一團清氣,中間似乎還有個珠子之類的,但伊芙莉看不清。兩名和伊芙莉差不多身形的女孩,從一輛華美的馬車上扶下了一名女子。天氣微涼,她卻露了肩和腿,嬌媚至極,偏服飾及髮型都極為樸素,顯得媚而不俗。然而目光中溢泄的極為得意的驕矜,不難猜出這個外形嬌美的年輕女子便是製造了這場“檢查”的人了。她饒有興味的觀察埃爾達陰沉的臉,事實上,她尖細的指尖已經戳上了埃爾達的下巴,幾乎刺進肉裡。

“謝瑞蒂娜…”向來清潤的聲音,現在低吼著從喉管擠出,彷彿帶有血汽。但謝瑞蒂娜隻是收回了手,攏了攏快從胸口滑落的皮草(是的她已經開始穿皮草了)回了他一個嫵媚的笑。

“埃爾達…可憐的…無助的…埃爾達~”她音色輕靈,還帶著點撒嬌的意思。

-該什麼都不懂纔對。但是奇怪的是,在這個人類如此脆弱的世界,獨自在森林裡活到六七歲,難道不也是很不可思議的嗎?伊芙莉很困惑,但伊芙莉什麼都不能說。埃爾達雖然對自己很好,但必定是出於一定緣由,貿然發問或是其他並不有利於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生存。頭痛,伊芙莉歎了口氣,縮在毯子裡,成了一個小小的糰子。等到被叫醒,已經是傍晚了。埃爾達把伊芙莉抱下馬車。水汽撲麵,麵前是開闊的閃爍著星光月影的湖麵,涼爽的風吹過,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