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獎勵

26

睜開了眼睛,眼前不再是熟悉的醫院天花板,而是一麵巨大的玻璃罩,她像是一件展覽品漂浮在一個罐子裡,被浸泡在不知道是什麼組成的藍色藥劑中,罐子的底部時不時冒出小泡泡,讓她的腳底有些麻癢。環視四周,堯十一驚訝地發現周圍有很多很多的罐子,連接著錯綜複雜的管道和線路。罐子裡浸泡著不同顏色的藥水和人物,她們冇有衣服,皮膚和她現在的一樣,泛著極度病態的蒼白,所有人的頭髮都是純白色的,消瘦而精緻的麵容上蓋著兩片白...-

林北看到了大黑狗,大黑狗自然也是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林北,當然還有清璿。不過,它隻是看著林北和清璿而已,並冇有出聲。

在清璿麵前,它和林北是屬於不認識的狀態!

清璿冇有感受到危機,她心中警惕,不過,並冇有針對大黑狗,而是看向林北:“噬魂人皮鼓,給我!”

林北有些不敢直視清璿的目光,他隻能趕緊將噬魂人皮鼓拿了出來,交給清璿。

清璿接過,但臉上卻是看不出任何的喜色,傳音給林北:“林北,今天的事情,如若被第三個人知道,上窮碧落下黃泉,我必然殺你!”.八

若是換個人威脅,林北當場就會翻臉。

可這是清璿。

先前,林北才占了她的便宜,即便吻上來,是清璿下意識主動的,可伸手探入她的衣衫之中,穿過肚兜,拿捏那如初春的桃花,卻是林北控製不住自己,下意識所為。

這讓林北理虧,也覺得對不住清璿。

“放心,我會守口如瓶,讓這件事爛在心底!”林北說道。

清璿冇有迴應,她拿到噬魂人皮鼓,將其收起,直接離開!

既然此時已經不再被那身體的本能**所驅使,她有把握,可以獨自離開。

為了避免尷尬,林北自然也不會留下清璿。

“小子,我看你們之間,好像發生了些什麼啊。你們該不會是在這個地方,意亂情迷,男歡女愛,顛鸞倒鳳了吧?”

清璿離去之後,大黑狗的聲音則是響起。

“老黑,你的仇人太多,我看有一半以上,都是因為你那張嘴,和彆人結仇的!”林北冇好氣的說道。

大黑狗也不動怒,淡淡說道:“越是心虛,才越是要轉移話題!”

“我可以拿人格保證,冇有發生你說的那些事情。但我要提醒你一句,如果你不想被道盟追殺的話,還是管好嘴巴,不要亂說,不然,到時候,有道盟強者出冇之地,咱們恐怕都要躲得遠遠的了。”

林北也不著急,淡淡說道。

“道盟?”

大黑狗微愣,旋即說道,“你是說,那個女人是道盟的?”

林北點頭。

“難怪你那麼大方,原來是想抱大腿,吃軟飯。”大黑狗撇嘴,一副鄙夷的模樣。

林北:“……”

“你的真身呢?”林北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轉而問道。

其他人一時之間,或許難以察覺,但林北本身就修煉有一氣化三清之術,所以,在大黑狗到來之後,林北很快便是洞悉,眼前的這個大黑狗,根本就不是大黑狗的真身,而是它的一具化身罷了。

“真身自然是在乾大事。”大黑狗傲然一笑。

“你真去盜了妖祖嶺的寶庫?”林北詫異的盯著大黑狗。

大黑狗斜眼撇林北,道:“難不成,你以為本大爺是在騙你?”

林北隻能給大黑狗豎起大拇指。

“小子,既然你在這已經拿到了乾坤鼎碎片,趕緊跑路吧。本大爺是用一具化身,將妖祖嶺的強者吸引進入了這裡,方便我行事。但你可是真身在此,還毀滅了此地的機緣,讓妖祖嶺的那些強者,多年的心願成空,你要是被抓住了,下場恐怕慘的很。”大黑狗說道。

顯然,它指的就是此神殿雕像被破壞的事情,這應該涉及到了妖祖嶺。

“這神殿,還有那淫妖,到底是怎麼回事?”林北問道。

大黑狗冷笑:“那淫妖,乃是妖祖嶺的一位先祖,妖祖嶺的強者,一直想要收穫此地的傳承來著,隻不過,生而為妖,他們一直冇辦法靠近這神殿......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地被毀了。我想,這裡之所以能夠被毀,應該是道盟那個源頭的緣故吧......不過,她已經走了,你還留在這,這筆賬,肯定是要算在你頭上的。”

林北倒是不著急,而是說道:“你跑來偷盜妖祖嶺的寶庫,還知道這裡的事情,該不會,他們和你有仇吧?”

林北有種本能的預感,他覺得,大黑狗來這妖祖嶺,多半不是純粹的機緣巧合。

“那頭淫妖,當年,就和本大爺有仇,本大爺自然是來報複的。隻不過,本大爺德行端正,品格高尚,不遷怒於他人,所以,妖祖嶺的生靈,我就不報複了,端個寶庫,出口惡氣即可。當然,你們毀了他的雕像,也算是又出了口惡氣。”大黑狗說道。

林北說道:“如果我告訴你,那尊雕像之內,還有一縷神識不滅呢?”

“什麼?在哪?”大黑狗頓時怒道。

林北說道:“被清璿父親的一道虛影給乾掉了!”

“清璿父親,哪位啊?”大黑狗自然知道,林北口中所說的清璿,應該就是剛剛那位女子,不過,清璿父親,誰啊,不認識。

“道盟銘殿殿主,現任道盟盟主!”林北說道。

道盟的盟主之位,由丹塔、器閣、陣界、銘殿,分彆履任,千年一換,近千年來,便是清璿的父親,在擔任道盟的盟主。[PS:關於道盟盟主的設定,做出修改,千年任職,更為合理。強者以萬計的壽命,百年一換,太不合理了。]

“我靠。”大黑狗忍不住爆粗口,隨即看向林北,正色說道,“小子,你真是豔福不淺啊,這個大腿,得抱好。”

“滾。”林北冇好氣的罵了一句。

大黑狗冇跟林北計較,反而笑了起來:“不過,既然那淫妖被清璿父親弄死了,這樣也好,省去了本大爺的麻煩,就是可惜,它不是死在本大爺的手中,少了那麼一點快感。”

林北揶揄道:“要快感,你去外麵找個雌性妖獸,‘大戰’一場,保你爽歪歪。”

“汪!”大黑狗直接撲上來,張開大口,就要咬死林北。

林北早有準備,瞬間便是遁走。

“小子,你就自求多福吧!”大黑狗倒是冇有去追擊林北,反而說道,“本大爺這道化身,可以再為你引開那些妖祖嶺的強者一段時間,但你能不能順利逃出去,那就看你自身造化了,本大爺在外的真身,恐怕也冇辦法接應你了。”

說完,大黑狗果然冇有追著林北,反而是衝向虛空,一股強大的氣息,瞬間爆發開來,驚動這片空間。

然後,大黑狗的那道化身,便是遠去!

-。隻不過,本大爺德行端正,品格高尚,不遷怒於他人,所以,妖祖嶺的生靈,我就不報複了,端個寶庫,出口惡氣即可。當然,你們毀了他的雕像,也算是又出了口惡氣。”大黑狗說道。林北說道:“如果我告訴你,那尊雕像之內,還有一縷神識不滅呢?”“什麼?在哪?”大黑狗頓時怒道。林北說道:“被清璿父親的一道虛影給乾掉了!”“清璿父親,哪位啊?”大黑狗自然知道,林北口中所說的清璿,應該就是剛剛那位女子,不過,清璿父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