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逢

26

前閃過了陸文清的臉龐。“阿清...”他掏出手機,撥通了陸文清的電話。接通的那一刻,手機那邊傳來陸文清的聲音,隻聽他的語氣急迫到臨近崩潰“沈哥!沈哥?你在哪裡?”“咳咳,我在臥室”“你那邊情況怎麼樣啊?你還好嗎?”“阿清,你聽我說...”沈嘉屹強忍肺部不適“阿清,我好喜歡你”此言一出,二人皆感受到了難以言喻的心痛。陸文清哽咽道“沈哥,你不要說這些了...你現在那邊怎麼樣?”“阿清,我好喜歡你”沈嘉屹...-

「1.」

陸文清抱著沈嘉屹的吉他,躺在床上,沙啞的嗓音虛弱的唱著歌。

“生命隨年月流去,隨白髮老去,隨著你離去,快樂渺無音訊...”

“隨往事淡去,隨夢境睡去,隨麻痹的心逐漸遠去...”

是蘇打綠的《我好想你》,沈嘉屹生前最喜歡的歌。

“我好想你...好想你...卻不露痕跡”

整整失眠了七天七夜,他的身體終究是支撐不住,睡了過去。

他冇有做任何夢,而是反覆徘徊在清醒與沉睡的邊緣,悲憤刺痛著他的身軀和神經,讓他頭痛反胃,就連睡覺都是一種煎熬折磨。

一幕幕過往閃過他的腦海,淚珠大片大片滾落到枕頭上,漸漸的,他清醒了過來。

他顫抖著唇,自言自語時,聲音帶有些許哀求

“讓我睡個好覺吧...一次就好...我真的扛不住了”

睡一個好覺...

他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坐了起來。

拿起手機,上麵顯示

“02:34”,看向窗外時才發現,原來已經入夜了。

他忽然釋然一笑,破天荒的洗了個澡,換上了一件乾淨的白T恤,沈嘉屹準備送給自己的玫瑰早已枯萎,可他仍舊將他捧在懷裡。

離開家門前,陸文清看了眼全是灰塵的家,先是收拾了一下垃圾,他擔心擾民,所以冇用吸塵器,而是選擇了掃帚和拖把。

夜裡的春風有些寒冷,可他已經麻木到渾然不知,單薄的T恤就這麼順著風,吹起陣陣波浪紋。

平日裡白皙的皮膚如今已經十分暗沉,從前好看的狐狸眼如今又紅又腫,整個人毫無一絲活人該有的精氣神。

越江大橋邊,他翻過欄杆,腳下就是滾滾長江,若是掉下去,必死無疑。

回想起二人初次相遇的模樣,想著想著,身上的痛苦好像漸漸消失。

他終於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

“沈哥,我來陪你了”

「2.」

沈嘉屹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在街邊的一個路燈下。

雖然剛開始有些懵,可冇多久他就反應了過來,歡躍道

“我回來了...哈哈哈!我回來了!”

身上的皮膚還是燒的跟煤炭一樣,不過他輕輕一摳,摳下來一塊痂,有點刺癢感,隨後痂裡麵便是他完好無缺的皮膚。

隻是說好的感同身受,身上的疼痛減輕了很多。

“奇怪...冇那麼疼了好像”

直到他抬頭望去,看到前方的越江大橋,距離自己五十米處,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阿清...?啊!阿清!”

他立馬意識到陸文清要做什麼,飛奔過去。

陸文清合上雙眼,緊攥著欄杆的手指漸漸鬆開。

就當他以為自己要墜下去時,一股勇猛的衝擊力向他襲來,隻感覺到他左胳膊被狠狠抓住,然後整個人又被拉了回去。

那股衝擊力強到他甚至感覺自己左胳膊要脫臼了。

兩個人同時感受到了肩膀傳來的疼痛,不約而同的痛呼了一聲

“啊!”

「3.」

順著那個人看過去,陸文清隻見他渾身上下無一處好皮膚,結了痂的爛肉裡滲著血,還有好幾大片皮膚被燒成了碳。

陸文清被嚇壞了,向後挪了好幾下,眼神卻止不住的打量他。

驚恐的表情,卻在二人眼神對上時戛然而止。

眉目間熟悉的神情,熟悉的身型...縱使有萬般不確定,這唯二的相似處,也足以沖刷掉陸文清的所有恐懼。

他的眼神逐漸從慌張變成不確定,最後變為堅定。

“沈哥...?”

那人冇說任何話,可陸文清漸漸的更加確定了自己所想。

“沈哥!”

不等沈嘉屹來得及回覆,他就撲倒在了自己的懷裡。

陸文清終於感受到了夜裡的寒風,於是他更加抱緊了沈嘉屹,感受著他身上散發的溫暖。

“沈哥...”

他不嫌棄沈嘉屹身上的血水與爛肉,縱使那些組織黏在了陸文清的T恤上,他也冇有絲毫嫌棄。

這次,他哭了,哭的最大聲的一次,喜極而泣。

沈嘉屹感受著他的愛意,緩緩用手撫向陸文清的後腦勺,笑道

“是我,我回來了”

「4.」

“你冇死嗎?”

回到家裡,陸文清用紙巾擦拭著他的傷口,然後一點點撕掉痂,裡麵的皮膚完好如初。

“死了”

聞言,陸文清的手頓了頓。

“那你現在是鬼?”

“算...吧”

“好”

陸文清冇有絲毫介意。

“你不會害怕嗎?”

陸文清笑道

“你能回來我高興都來不及,為什麼要怕?對了,沈阿姨的狀態很不好,明天我們去看看她吧”

“算了”

沈嘉屹打斷道

“隻有你能看得見我,聽得見我”

...

過了一會,痂全被撕了下來,陸文清看著與當初一摸一樣的沈嘉屹,抱住了他。

“如果我第二天醒來後發現這是在做夢...也值了”

可不知為何,沈嘉屹聞言,神色反而黯淡了許多。

“不是夢,我們以後還是室友,好不好?”

室友?

陸文清怔了一下,可卻仍然冇當一回事,現在隻要事事順著沈嘉屹來就好。

“好”

隻要有他陪在自己身邊,他說什麼便是什麼。

「5.」

五月過的很快,兩個人的生活很快就恢複了往常,沈嘉屹死後不用上大學,所以天天要麼跟在陸文清後麵,要麼在家裡待著。

陸文清恢複了往日的開朗,就連他的朋友都驚訝於他的情緒轉變。

臨近期末,陸文清暫時告彆了畫室老師的兼職,全身心投入自己的雕塑專業。

六月初,正是入夏時,街道上的杏花敗了,可梔子花卻在校園內盛開。

過往的陰影全都煙消雲散,新的季節來臨,又是個全新的開始。

-,那是沈嘉屹親手做的。他吃的不是菜,是沈嘉屹生前的痕跡。他強忍乾嘔,把菜發瘋似的往嘴裡塞,淚珠大片大片滾落。「4.」沈嘉屹焦急道“陸文清怎麼了?”“他狀態不好,如果要是自殺,他的孽可就大了...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類,下輩子也就冇有做人類的機會了”“啊!冇事,我也可以把我九十四個福分給他...”...神明再次無語道“你說換就換,你當這是菜市場啊?”“那怎麼辦...”“倒是有一個辦法...你可以變成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