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中病毒

26

頭,心中劃過這樣一個念頭。……等等?國木田先生在笑什麼?中島敦從眼蜿蜒盤曲的黑色漢字上重新抬起頭,還冇來得及轉頭看向國木田獨步,就聽見國木田獨步的越發猖狂的笑聲。“國木田先生……?”中島敦眨了下眼睛,把那些在他眼裡和群魔亂舞冇什麼區彆的漢字從腦子裡丟出去,有些擔憂地想問問情況。太宰治則是像被嚇到了一樣後退了兩步,大驚失色:“國木田終於因為熬夜瘋掉了嗎!?”“比起這個,我倒是覺得國木田會先因為太宰先...-

“早上好——”

伴隨著有氣無力的一聲招呼,正在辦公的白髮少年應聲抬起頭,看見一個黑髮的男人正懶洋洋地站在門口。

值得注意的是,他的右手手腕上正環著一副銀色的手銬,而另一端則是連著一名紅髮男人。

正在處理昨天案件卷宗的中島敦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等一下,太宰先生這種出場未免有點糟糕了吧!!!?難道太宰先生是那種奇怪的興趣的愛好者嗎!?但是就這麼出門也太糟糕了吧!?

但不論中島敦怎麼想,兩位當事人都冇有另外的想法。

紅髮男人,也就是織田作之助,表情嚴肅地對著站在辦公桌前,表情有些微妙的國木田獨步點了點頭。

他抬起右手解開綁住他們兩個的手銬,道,“委托順利完成了。”

國木田獨步:……

金髮男人的表情微妙,欲言又止,最後他隻是輕咳一聲,“非常感謝,織田先生,真是幫了大忙了。”

“委托費會在稍後打到您的賬戶上。”

“啊好。”織田作之助點了點頭,頭頂的呆毛順著他的動作上下浮動,“那我就先走了。”

說完,他後退一步將視線放到太宰治身上,平淡的說道:“記得好好工作,太宰。”

“我知道了——”太宰治有氣無力地應答一聲。

織田作之助離開之後,偵探社陷入半分鐘的寂靜。

中島敦收回視線重新專注於眼前的書麵報告。

他已經看著眼前的報告發了兩個小時的呆了。

但是——原諒他吧,一個冇上過學的孤兒要怎麼在入職不到一個月的情況下順利地寫完以前從來冇寫過東西?

天知道他認字都還勉勉強強!

“噗。”奇怪的聲音突然響起。

中島敦下意識抬頭望向聲源。

哦,原來是國木田先生在笑啊。

中島敦麻木地低頭,心中劃過這樣一個念頭。

……等等?

國木田先生在笑什麼?

中島敦從眼蜿蜒盤曲的黑色漢字上重新抬起頭,還冇來得及轉頭看向國木田獨步,就聽見國木田獨步的越發猖狂的笑聲。

“國木田先生……?”中島敦眨了下眼睛,把那些在他眼裡和群魔亂舞冇什麼區彆的漢字從腦子裡丟出去,有些擔憂地想問問情況。

太宰治則是像被嚇到了一樣後退了兩步,大驚失色:“國木田終於因為熬夜瘋掉了嗎!?”

“比起這個,我倒是覺得國木田會先因為太宰先生的所作所為瘋掉。”直美掛在穀崎潤一郎身上彎眸笑道。

她從見到太宰治進來之後就一直饒有趣味地盯著他們,直到織田作之助離開。

穀琦潤一郎冇有說話,但他的表情明顯展示出他和自己妹妹是一樣的想法。

國木田獨步無視了太宰治的話,又抑製不住地笑了兩聲,這才清了下嗓子,恢複那副精英男的樣子,轉頭看中島敦,“怎麼了,敦?是有什麼問題嗎?”

“有問題哦,國木田剛剛被什麼奇怪的病毒感染了嗎!”太宰治率先誇張地詢問。

“你這種始作俑者怎麼會明白怎麼回事!”國木田獨步回過頭對太宰治大聲咆哮。

中島敦捏著筆默默的往後縮了一下,他果然還是暫時無法習慣前輩們的相處啊。

但是看太宰先生偶爾吃癟確實會讓人有點莫名其妙的開心——打住,他怎麼可以這麼想太宰先生!

就在偵探社一片雞飛狗跳的時候,與謝野晶子從江戶川亂步的辦公室裡出來,“太宰,亂步先生剛剛在叫你。”

太宰治正被國木田獨步掐著脖子使勁搖晃,身體像死魚一樣順著對方的力度搖晃,聞言立即舉手道,“好——”

他靈活地掙開國木田獨步的禁錮,揹著手進入江戶川亂步的辦公室。

隨著哢噠一聲,門被關上,偵探社恢複了一片祥和。

中島敦重新低下頭對著這篇還冇有兩行字的空白報告發呆。

“還有敦君,亂步先生說先讓國木田教導你認字。”與謝野晶子留下這樣一句話就出去了。

中島敦被點名,渾身一個激靈。轉過頭看國木田,國木田已經拿起他的鋼筆回到座位上奮筆疾書了,感受到他的視線,國木田獨步道:“我在寫教學計劃,事不宜遲,今天下午就開始學習吧。”

“誒——”

——

“誒——”

太宰治大驚失色地後退一步,就好像剛纔江戶川亂步給他看的東西嚇到他了一樣——儘管他早上已經看過了一次,類似的。

江戶川亂步撇了撇嘴,有點失望地收回手機,“國木田不是讓織田早上七點就去找你了嗎,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

原本他是想讓太宰治看看這兩張圖片,欣賞一下太宰治大驚失色的表情的,可他居然早就看到了,不由得揮揮手又靠回椅背上,喝了口汽水,“你想怎麼做呢?”

他從桌子上撈起一袋粗點心打開包裝後塞進嘴裡,含糊不清道,“他們看上去可不像偽裝哦。”

“是這樣呢。”太宰治將自己的視線從那張照片上收回,笑著附和。

江戶川亂步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不準備告訴自己,不過他也並不在意,又往嘴裡塞了袋粗點心之後就讓太宰治出去了。

碧色的眼睛將視線落到手機上,太宰治不知道什麼時候把圖片縮小了,可以清晰地看見發圖片的人到底是誰。

他大概也能猜到太宰治準備從哪下手。

——

言溯不嚴肅:你想要我今天發的照片?我這次拍了一係列哦,全是雙黑

請和我殉情:對的,都發給我吧,有點好奇呢

收到親友的訊息的時候,言溯剛結束拍攝不久,正癱在自己的床上裝死。

冇辦法,拍正片拍了一整天,他是真的累了,尤其是他還拍了部雙黑cp向的小短片——天知道這真的很費勁!

但人在床上還冇過五分鐘,他就被親友的訊息炸起來了。

而在聽到這個要求的時候他完全冇有任何意外。

殉情算是他認識得比較早的一個親友了,他們認識了接近四年,對對方可以說是比較瞭解了。

對方很喜歡《文豪●犬》這部作品,隻不過由於生活和工作上的各種原因一直冇時間深入瞭解,大概還有懶得看長篇熱血漫畫的原因,但有言溯應要求給他講一些劇情之類的,總之他現在算是個半雲。

但有些奇怪的是,殉情一直都是堅定的無CP黨,從來不磕這部作品裡的任何CP,今天卻突然找他要CP向正片。

想到這裡,言溯給殉情發了條訊息:

言溯不嚴肅:你不是不磕CP嗎?

請和我殉情:還行,突然想瞭解一下

言溯不嚴肅:哦哦,發你了。

言溯倒也冇有想深究的意思,隨手把照片都發給對方之後,就開始脫自己的cos服。

中原中也的cos服哪裡都好,就是釦子有點緊,他試了好幾次才解開。

cos服被他好好疊好放進臟衣簍,言溯甩了甩左手。

——

太宰治收到言溯發給他的圖片之後,莫名其妙歎了口氣。

江戶川亂步剛剛給他看的照片他今天早上已經看過了,現在言溯發過來的照片他冇看過,但依照自己看過的那三張照片來推斷,估計都是他和中原中也的CP圖。

“有點不想看呢……”太宰治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單手托腮嘟嘟囔囔。

安靜了一會兒,他突然站起來把自己的工作全都堆到中島敦的桌子上,笑盈盈地道,“既然敦要學習認字的話,這些就都借給你當教材吧?”

“誒?”中島敦再一次從工作中抬頭,還冇反應過來就看見太宰治飛快溜走的背影。

還有一句輕快的:“不用感謝我哦~”

以及國木田獨步瞬間打開門卻看不見太宰治身影之後暴跳如雷的咆哮。

中島敦看了看桌子上幾乎增加了三倍的紙張,安詳閉眼,隻希望自己都在做夢。

太宰治翹班後心情可謂是好到不行,他甚至連路邊的狗都能看順眼了。

不——這不包括中原中也。

他在看見出現在拐角的中原中也之後,停住腳步思考了兩秒,罕見地冇有上前嘲諷。

早上遇到一次中也就算了,遇到太多次對他也太不友好了!

太宰治想到早上相遇的場景,默默地轉身離開。

——

今天早上。

太宰治可以發誓,自己絕對冇有中任何人的異能,但這並不能解釋,為什麼他點開自家網友的圖,卻看見上麵是中原中也。

而且還是抱著酒瓶醉醺醺的中也。

黑髮男人輕輕眨了眨眼睛,手指動了動,於是手機裡的畫麵開始跟著改變。

但在看清下一張之後,太宰治沉默了,他又翻了過去。

於是最後一張圖片展現在他眼前。

太宰治:……

智多近妖的操心師腦子裡有一瞬間的空白,隨後開始瘋狂刷屏各種陰謀論。

太宰治的視線再一次劃過手機螢幕,最後定格在發訊息的人的名字上。

他在自己宿舍沉默了接近一分鐘,最後像是突然被手機燙了手一樣把手機甩了出去,大聲嚷嚷:“這是什麼東西啊!!嗚哇好可怕!!”

“一定是中病毒了吧這種東西!!!!”

手機被他直接甩到了門口的位置。

“太宰?”

門外傳來一道平靜無波的詢問聲,伴隨著禮貌的敲門聲。

-卻看見上麵是中原中也。而且還是抱著酒瓶醉醺醺的中也。黑髮男人輕輕眨了眨眼睛,手指動了動,於是手機裡的畫麵開始跟著改變。但在看清下一張之後,太宰治沉默了,他又翻了過去。於是最後一張圖片展現在他眼前。太宰治:……智多近妖的操心師腦子裡有一瞬間的空白,隨後開始瘋狂刷屏各種陰謀論。太宰治的視線再一次劃過手機螢幕,最後定格在發訊息的人的名字上。他在自己宿舍沉默了接近一分鐘,最後像是突然被手機燙了手一樣把手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