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很真,因為確實是真的。七年前,時臨在飯局上順手搭救了一個被資方騷擾的小演員。第二天,小演員不知從哪裡搞到了他的手機號。一年之後,那個給他發送感謝簡訊的小演員,成為了他的丈夫。小演員追人時主動,結婚後也溫柔,是他在這個圈子裡見過的最乾淨、最陽光、最單純的靈魂。他一度認為,事業順利、家庭美滿的他,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成功的男人。他曾以為自己擁有一切。直到三年前。他在片場得罪了人,被在道具上動了手腳,鋼...-

時臨直到淩晨一點纔回到酒店房間。

這是一個古裝劇,S 項目,世界觀龐雜,大投資。光是主要角色就有將近十個,製片組、導演組、編劇組,加起來不少人。

他要參演這部劇的訊息,之前被他有意壓了下來,明天就是劇本圍讀會,今晚總要和主創們認識一下。

製片是紀元影視的人,由資方直接任命,名叫郭強。導演杜覺,之前拍過倆爆款。編劇林吟寬,業界泰鬥,很擅長這類題材,他前幾年接觸過。

剩下的幾位主演都是新人。娛樂圈更新換代很快,他因為受傷息影三年,幾乎都是生麵孔。好在新生代普遍熱情,尤其是那個叫韓幸年的男三號,口口聲聲說著崇拜他,搭著他的肩膀又激昂又興奮地帶著他回顧他本人的光輝往事,一扯起來冇完冇了。連謝止行與蘇青的位置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空了。

他被迫打破了自己的一小時鐵律。

娛樂圈裡,各形各色的人都有,什麼古怪性情都不算古怪。時臨則位於特彆冷淡、特彆反感社交的那一極。他不喜歡交朋友,討厭參加綜藝,聚會與酒局能推儘推。實在不能推掉的,也最多坐坐久走。哪怕是資方大東家坐鎮,他也絕不可能停留超過一個小時。

可今晚,他浪費了足足兩個鐘頭的時間。

見到人就煩。

時臨回到酒店,閉眼沉進浴缸。

耳朵裡還鬧鬨哄的。

他是主演。雖然有三年不拍戲,但存貨多,死忠粉也多,去年還被頒了獎,熱度不減,是組裡咖位最大的。他的房間被安排在酒店頂層,是個帶落地窗的套房。

浴室配置還不錯,浴缸有按摩功能。他放鬆身體躺在光滑溫暖的人造石壁上,總算覺得舒服了點。

十分鐘後,有人敲門。

如果敲門聲也可用來以判斷人物性格的話,那他的訪客應該禮貌體貼、溫柔乖順。他閉眼枕在浴缸檯麵上,那每隔三十秒就又輕輕響起幾下的敲門聲,就像是順著牆壁與浴池而震動在他耳畔的木魚,很神奇,有一種安神靜氣的催眠效果。

三分鐘後,木魚聲停了。就好像他的訪客終於意識到深夜叨擾不請自來是一件很失禮的錯事,從而放棄登門。

時臨睜眼。

謝止行提著一隻包裝精緻的紙盒子站在酒店走廊的地毯上,吃了閉門羹,多少有點尷尬。他又看了眼從門縫裡滲出來的微弱光源,轉去身。

門開了。

謝止行回頭,門內站著一個隻裹著一麵浴袍的男人,發稍還在滴水。

那人的骨相十分優越,不帶妝,帥氣裡充滿了侵略性滿滿的野生感。他遞上手中的紙盒:“看你晚上都冇怎麼吃東西,在酒店訂了甜點。知道你喜歡甜食,特意讓烘焙師額外加了糖。”

時臨開完門,轉身回到洗漱台前。

他從銅架上撿起一塊毛巾,自顧自地擦起頭髮:“吃糖不好。戒了。”

“……那就扔了吧。”

謝止行把切了一半的蛋糕又收回去,將紙盒輕輕丟進垃圾桶。丟完,站在房間裡,有一點手足無措。這讓他看起來不像社交場上冉冉升起的美豔大明星,倒像是個做錯了事情不知道如何收場的受氣小媳婦,“你想吃點彆的什麼嗎?我去訂餐。”

時臨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他的小腹上,有塊硬幣大小的圓形傷疤:“不餓。”

謝止行緘默片刻,靜悄悄地走到他身後。低著頭,長長的睫毛遮住瞳仁,也遮住了眼角嫵媚精緻的人工淚痣。看不出來他是真的很擔心,還是隻是覺得自己應該問一下:“你身體……都好了嗎?”

“多謝關心。”

時臨禮貌地笑了一下,視線落在鏡子裡隻穿了件襯衣的謝止行身上,“前兩天是有點感冒,現在好了。”

不知道把外套丟哪去了的受氣小媳婦悶悶地說:“我不是說這個。”

時臨挑起了一側眉毛:“那是?”

謝止行從鏡中與他對視:“你在東南亞差點兒送了命的那一次。”

三年前,時臨看中題材,接了部東南亞的片子。

他性格是有點冷淡,不愛玩。但他正義感很強,曾因熱愛掃黃打非與見義勇為而在內娛聞名。他去了東南亞那邊,因為在片場裡護著一個初次拍戲的小偶像,得罪了地頭蛇。那幫人很有勢力,動了道具,把道封了,救護車都進不來。

要不是救援來得及時,他今天,還真不一定能站在這裡。

“反射弧還挺長。”

時臨轉回身,靠在洗手池的檯麵上。他牢牢注視著自己這隻一看見大樹將傾就著急地扇動翅膀生怕被和他一同砸死在樹下的金絲雀,把手裡的毛巾丟過去,

“你再問晚點兒,我都入土了。”

謝止行接住毛巾:“胡說……”

時臨輕笑一聲,在會客廳的單人沙發上坐下來,手臂搭上扶手:“胡說?你是不相信我會入土,還是不相信我能再站起來?”

謝止行捏緊毛巾,為他擦頭髮的手停滯幾秒鐘,換了個話題:

“你怎麼會想到接這種戲啊?”

“這種戲?這不是你辛辛苦苦攢到手的好資源嗎?”

時臨閉著眼,脖子仰靠在沙發後背上,有一搭冇一搭地敲著扶手,帶著捉摸不透的淡淡笑意,嘲弄道,“你對自己弄倒手的東西,可還真是棄若敝履啊。”

謝止行的手指輕重適宜地按摩著他的頭皮,就好像是已經這樣做過好多次:“它對我來說當然是個特彆好的機會,但你和我不一樣。你一不缺流量,二不缺資源,比這好得多的本子多了去了。你接這種戲,說不定人家會說你這是走下神壇、自降身價。”

時臨輕笑:“真冇想到,你對我評價還挺高。”

“我隻是想說,這是你複出後的第一部戲,你謹慎選擇,彆被人忽悠了。”

時臨緩緩睜開眼睛:“那你說說,我是被誰忽悠了?”

看著時臨那雙深灰色的眼睛,謝止行的第一個想法是,長得真好看,怪不得被那麼多人喜歡。

第二個想法纔是,好吧,他當年做了背叛彆人的事,躲是躲不掉的。

“那年你出事,我不該掉頭就跑。對不起。”

時臨坐直,他用手指把已經半乾的頭髮抓止腦後,露出額頭,好像是背台詞的局外人一樣,慢悠悠地說:“對不起有用的話,還要警察……”

“那你報警吧。”謝止行冇等他說完,就道,“你看看警察會不會抓我。”

——噗嗤。

時臨看著謝止行,指節抵在唇前,笑了。

如果不算離婚那一次,這還是謝止行第一次直接對他表現出不滿與抵抗,他看了謝止行幾秒。用眼神點了下沙發前的木質茶幾。

“你還挺有理。”

謝止行在茶幾邊上坐下來,長長的睫毛軟趴趴地垂著,有一種惹人憐惜的委屈:“那離婚本來也不能算是十惡不赦的大罪吧。”

“這就是你把我家都搬空了的理由?”

時臨倚著沙發上,像是一頭在圍獵時佯裝懶散的獅子,耐心地等待著獵物放鬆警惕或自亂陣腳,再發出致命一擊,“我出院回到家,還以為是招賊了呢。連卷衛生紙都找不到。嗯,現在想想,好像是和招了賊也差不多。”

“……”

忘記聲明,謝止行當初扇扇翅膀遠走高飛的時候,不僅為重症在床的時臨遞上了一紙離婚協議書,還把這位大影帝在本市的兩棟彆墅一間公寓和一個大平層裡的一應金銀細軟全都洗劫一空。

滿滿噹噹,十三輛皮卡。

短暫地支棱了一下的謝止行隻好重新低下那顆漂亮的頭顱:“你出氣吧。你看你是想扇我一百個巴掌,還是想讓我在下大雨的時候跑出去跪在酒店樓下,讓所有人圍觀。”

時臨聽著這不知道是從哪本三流霸總小說裡找出來的台詞:“……你眼裡,我就是個家暴狂?”

“那還能怎麼辦呢?”

在頭頂柔光燈的照映下,他的小丈夫看起來真心悔過、楚楚可憐,“我剛纔給你道歉,是真心的。你對我很好,我不應該那麼絕情。可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時臨,我們和好吧,可以嗎?”

謝止行的這句話讓時臨神情一滯。

他久久地靠在沙發上,眼瞳裡蘊含著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似乎是在反覆思量,也似乎是什麼也冇有想,低聲問:“和好?”

“嗯。”謝止行傾靠過來,隔著綿軟的浴袍,溫暖手掌堅定地放在時臨的膝蓋上。

時臨眼瞳微移,瞥見謝止行無名指上的那隻銀色素圈。

那隻戒指的款式非常簡單,簡單到了樸素的地步,如果不是他被某人得意洋洋地炫耀過,或許他也認不出來,那麼無趣簡陋的東西,竟然會是一隻牢牢圈住人的婚戒。

“你用戴著婚戒的手碰我,不合適吧?”

“我問心無愧,冇什麼不合適的。”可謝止行看起來,卻一點也不把那隻婚戒放在心上:“如果你真決定要接這部戲,我們還得合作三四個月呢,總不能一直這樣。這是我的第一部男主戲,它很重要,你……”

時臨神色一冷。

他出現得很突然,和軟得很突然,生氣得也很突然。眼睛稍稍眯起來,剛纔的笑意與遲疑全部蕩然無存:“你怕我耽誤你的戲。”

“不是……”

謝止行還想解釋些什麼,但那些話還冇來得及說出口,都被一陣忽然響起的通話請求給打斷了。他從口袋裡取出手機,泛著冷光的螢幕上閃著蠻刺眼的幾個大字。

——金主爸爸。

時臨也看見了螢幕上的備註。麵無表情地攥緊謝止行停留在他左膝的手腕。

“對不起。”

謝止行握著在掌下不停震動的手機,緩緩推開他,麵帶歉意,身不由己,

“他的電話,我得接。”

-門,轉身回到洗漱台前。他從銅架上撿起一塊毛巾,自顧自地擦起頭髮:“吃糖不好。戒了。”“……那就扔了吧。”謝止行把切了一半的蛋糕又收回去,將紙盒輕輕丟進垃圾桶。丟完,站在房間裡,有一點手足無措。這讓他看起來不像社交場上冉冉升起的美豔大明星,倒像是個做錯了事情不知道如何收場的受氣小媳婦,“你想吃點彆的什麼嗎?我去訂餐。”時臨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他的小腹上,有塊硬幣大小的圓形傷疤:“不餓。”謝止行緘默片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